Category Archives: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HoneyHokkaido / 道央、道南:行程

自助旅行,札幌、美瑛、富良野、登別、函館

影像筆記

行程:

DATE
FROM
TO
BY / VIA
STAY
TPE


CTS
CTS


札幌
BR1116
JR快速エアポート
札幌


旭川
旭川


美馬牛
スーパーホワイトアロー7号


JR 富良野線
美馬牛
(美瑛)美馬牛
mountain bike
美馬牛


旭川
旭川


札幌
JR 富良野線


スーパーホワイトアロー10号
商務旅館
札幌
登別
すずらん2号
登別
函館
スーパー北斗10号
函館
札幌
スーパー北斗7号
商務旅館
札幌
(小樽)札幌
JR 函館本線
商務旅館
札幌


CTS
CTS


TPE
快速エアポート


BR1115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share this:

Day 11: 札幌 → 台北

2002/5/22(wed)

利用一個早上逛一下札幌站前的地下街、百貨公司, 免得落人笑柄 :P

APIA的Food Walk選擇很多, 反而令人不知如何是好… 在赤とんぼ吃和風pasta, 中餐set蠻划算, 大胃王吃得很飽。

再次搭上快速エアポート, 萬般不捨 Orz

很乖的三小時前來check in, 櫃台前卻空無一人, 安檢官說起飛前二小時才開始 @_@

就在這一小時中, 令人不悅的事一件件發生:第一個出現的旅行團, 大概在進這棟building開始就沒有人能忽視他們存在, 高聲交談一直沒斷過, 廠商送來一箱箱大概是海產類的東西, 更讓他們興奮到最高點; 接著, 第二團, 領隊指揮他們把所有行李放在安檢台前, 無視別人在排隊, 蜂湧而上的行李堵住出入口, 然後人一哄而散… 國際線櫃台前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為所欲為 >”<

安檢開始, 堆在我們面前的行李動都不動, 領隊還在交代他們領鮑魚…..我想我一定是一臉大便, 布魯斯高聲不耐的問他們到底走不走 ? 不禁想, 為什麼每一次出國遇到的台灣旅行團, 總會發生令人不想承認是跟他們來自同一個國家的情形 >”<

回到台灣上空, 四周開始鼓噪, 降落時我覺得機艙裡快要暴動了, 空姐冒險到處要乘客坐回位子, 難為她們 Orz

地面溫度是 30℃, 到家了!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share this:

Day 10: 札幌 > 小樽 > 富岡教會 > 堺本通 > 小樽運河 > 情書場景

2002/5/21(tue)

搭区間快速いしかりライナー到小樽, 尋找藤井樹 ~~

先走與運河反方向的地獄坂到富岡教會。地獄坂依標示坡度是10%, 有美瑛經驗的人應該覺得一點都不地獄 :P

富岡教會有七十年歷史, 是北海道很少見的德系歌德式建築, 且不像其他古蹟建築維護良好, 反而斑駁、危顫, 門上有一套兩張的明信片, 留言說請拿的人自由樂捐至少一百日幣, 投入門上挖出的小孔中, 我們把身上的零錢幾乎都拿出來奉獻了。

 


回頭經壽司通(將太壽司迷不會忘的)往堺町本通, 在交會處發現了握 なか一壽司 — 二屆電視冠軍的名店, 在門口流連了一下, 暗忖著以我們的食量可能會吃得傾家盪產, 到此一遊便罷 ~~

 

 


堺町本通上商家林立, 岩永時計店為首的古蹟建築也俯拾皆是, 不絕於耳的音樂盒樂聲晶瑩浪漫; 北一硝子遠近馳名, 但沒想到光一條堺町本通就有這麼多家, 且各有各的市場區隔, 絕對逃不出它手掌心的感覺 :P

雪印パーラー的冰淇淋, 感覺沒有Italian Gelato Grepe的好吃; 接近堺町本通的盡頭, 看到ルタオ洋菓子鋪, 造型很可愛, 再走便是オルゴール堂(音樂盒博物館)和著名的蒸氣鐘, 銀之鐘一、二號館都在這個路口周圍, 在銀之鐘一號歇腳, 一樓土產店人氣沸騰, 二樓倒是靜, 同樣喝咖啡送杯子, 這裡要把自己用的那個自己洗乾淨、自己包裝帶回, 一份送一塊小蛋糕¥300, 杯子也比Sapporo Factory送的小一點。

繞進オルゴール堂二號館, 其中有一個大管風琴和史坦威百年名琴, 往回走到大正硝子 — 見識了北一的版圖, 大正似乎孤單了一點。

當然, 頂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的小樽運何是重點中的重點, 主要的賞景區域在淺草橋、中央橋一帶, 白天有幾個阿伯在河畔寫生, 死觀光客再怎麼騷擾都不為所動。

中央橋旁有一個觀光案內所, 各種語言版本的map免費索取, 而且我們發現只有正體中文版有詳細標註電影情書的每個拍攝景點, 大概是因為台灣來的旅客詢問度特別高所致, 案內所旁的小樽運河工藝館就是其中之一(秋葉茂在小樽的友人的玻璃工坊)。

新倉屋本店, 接近サンモールー商店街, 每樣和菓子看起來都好吃, 選了幾樣丸子和銅鑼燒, 選了靠窗的位子, 斟著免費提供的綠茶, 找到了吃甜死人的和菓子的最好方式。

拿著情書地圖大搜索, 日銀通上女藤井樹和渡邊博子擦身而過的路口, 文藝復興氣息的日銀小樽支店, 厚重典雅的三井住友小樽支店, 從堺町本通岔路上坡找到舊壽原邸(男藤井樹在神戶的家), 是大正時期小樽大火後, 富人家住店分離, 並將住家往高處建的標準例子, 可惜我們到時已過了開放時間, 只能在門口緬懷一下 ~~

快六點, 天一點要黑的意思都沒有, 決定先晚餐, 運河食堂像美食街一樣有許多選擇, 在すみれ和一風堂間掙扎了一下, 挑了離北海道最遠的博多一風堂, 店員待過台灣, 跑來跟我們哈啦(他的國語我們實在聽不懂, 決定講日語回敬折磨他一下 :P), 麵條極細, 湯頭很鹹, 很想把一旁的冰水倒進去稀釋… @_@

快七點, 天還很亮, 氣溫已降到12度, 河邊有兩個傻瓜在等夜景…

終於, 路燈亮了~~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