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ay-to-day

端午節的活動很簡單:
● 掛艾草昌蒲: 布魯斯說「打個童軍結來瞧瞧」… 這有什麼難, 平結是萬能的啊 ~ (樓下鄰居這種 雙刀流 我倒是第一次見到 :P)
● 進入餐餐粽子模式: 今年還是在小七預購, 整體感覺 C/P 值還不錯
小七粽子

看「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NARA:奈良美智との旅の記録)。
很單純地快樂起來 & 大眼娃娃的確越看越可愛 😀

因為我跟布魯斯通話十之八九都在討論吃, 所以我把他的代表鈴聲換成這首… XD

今天回診換藥, 看到傷口, 大約 4cm, 醫生只說它很漂亮 (?), 下週拆線。
布魯斯的同事問:「是不是鈉太低 ?」
我: 「不, 是頭太低」…

BRITA ON TAP 燈號變紅, 以此類推, 一年需要三個濾芯。
使用了正好四個月的舊濾芯(左)跟新的(右)的比起來還不算太髒 😛
BRITA ON TAP 換濾芯
換濾芯時要將 電池 拿起來重裝, 用意是 reset , 電池的壽命是一年。

看到某電影台重播被剪得亂七八糟的 LOTR II (The Two Towers) , 突然起意想複習一下 LOTR III (The Return of the King ← 聽說有對岸盜版譯作「皇上回宮」XD)
不管看第幾遍 (我也不記得第幾篇了)
1. 山顛上燃起烽火那一幕, 應聲淚下, 百試不爽。
2. 還是不懂為什麼秘銀 (Mithril) 擋不住屍羅 (Shelob) 的毒針 ?
3. 不管怎麼柔焦、蘋果光打得多好, 愛隆王 (Elrond) 還是比較像強獸人 (Uruk-Hai) 😛
4. 我很想聽愛隆王 (Elrond) 叫凱蘭崔爾女王 (Galadriel) 一聲「媽」耶 😀
5. 曾經認識一個索倫 (Sauron), 自從他消滅後, 再也沒有這種級數的角色出現, 世界和平便一直持續 … XD
6. 不管後來出現多少掛「魔戒特效組」的電影, 都無法與這個經典系列匹敵, 因為缺乏了成為經典的元素, 那不是特效。

原本在看 不沉的太陽【上】非洲篇, 血腥的開場接著沈重的鬥爭, 真不愧是山崎豐子, 一整個暗、好像燈泡一次壞掉兩顆那麼暗 @@
決定中場休息一下, 回到宮部阿姨懷抱喘口氣, 先看 這一夜,誰能安睡

今天有一個小我快一輪的人問我: 「為什麼不能賄選 ? 」
我不知道要怎麼樣一邊維持輕鬆的氣氛、一邊回答這種大哉問, 只好當作他是開玩笑 (雖然我覺得他不是)
但其實我把這個問題放在心裡一整天, 還沒有想到一個說出來夠平易近人又義正辭嚴的答案 …

布魯斯晚上喝春酒, 抽中的金額跟我在尾牙中的差不多, 差別在有299個人跟他得同一個獎, 我則是一人獨得 (← 好像也沒有比較爽)
他說春酒大會只請了兩個不認識的歌手 — 溫嵐和李聖傑 (這就是宅的最高境界了嗎 … 囧 )

在明知道不能右轉的車道, 說「前面的車都轉了」、「應該沒關係啦」就違規右轉的話, 有什麼立場抱怨台灣的交通不好、駕駛不守規矩 ?!
如果可能造成別人困擾甚至損失, 只為了自己方便就「沒關係啦」, 有什麼資格指責別人是「失格的旅人」?!
**********
搭高鐵回台北。買指定座, 卻看到位置上已經有一個打扮入時的少婦…
我請她離開時, 她問:「兩個位置都你的 ?」(如果你是對號入座, 幹嘛管我買幾個座位 =.=)

經過反省, 這個處理方式錯誤。我應該說「座位重覆了, 我請列車長來處理」才對, 下次改進 !

婦人起身坐到右後側的座位後, 替天行道的查票列車長就出現了, 想買自由席搭指定席的投機份子當然就是補票 (有人看過見笑轉生氣, 跟列車長番、死不補票的狀況, 所以我遇到這種還不是最高級的奧客 =.=)
這些人是看待一、兩百元比自己的格調更重要嗎?!

布魯斯把以前的小奏鳴曲琴譜拿出來懷念 …
我: 「哇.. 你的譜好乾淨, 我的都被老師畫得花花的」
(驕傲狀): 「老師只要稍微註解, 我就會彈了」
翻到看起來指法很複雜、手容易打結的曲子, 頁面完全沒有註解 …
我: 「這種曲子你也自己練 ?」
布: 「不是, 老師說這首太難了, 跳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