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urmur

好像已經提很多次了, 哪裡值不值得去、好不好玩、時間應該怎麼分配… 都是個人主觀, 不像時刻表一樣有標準答案, 措辭時最好收斂一點… 當然, 如果有人偏不, 我除了在心裡看不順眼, 不會也不能怎樣。

驚聞 ZARD 坂井泉水 意外過世, 再來聽聽她活力的聲音 — 「負けないで

雖然 Joan Didion 在 奇想之年 的文字顯得有點破碎, 但或許也是因此讓哀慟的氣氛瀰漫… 摘一些句子 (中文翻譯有些拗口, 找到原文比較原味; 時間是在 John 過世的隔年):

“you can love more than one person.” Of course you can, but marriage is something different. Marriage is memory, marriage is time … Marriage is not only time: it is also, paradoxically, the denial of time. For 40 years I saw myself through John’s eyes. I did not age. This year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I was 29 I saw myself through the eyes of others. This year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I was 29 I realized that my image of myself was of someone significantly younger…

我喜歡這本看了會痛的書, 但不會(不敢)輕易推薦給別人。

李老先生, 我們平凡人用好門好鎖, 是為了避免被賊仔路過隨機看上, 跟你這種被鎖定、所以「反正小偷一定要進來, 好門好鎖也沒用」的肥羊思惟不一樣 …

每個公司多少會有些黑洞級的系統, 布魯斯和同事們都想閃的是 — GPS (Chi3 Pu2 Sai4) 和 LDS (La3 Di2 Sai4), 聽名字就知道有多恐怖…

下午搭台鐵從台中到台北, 我悟出了一個道理: 高鐵與台鐵的價差, 其實就等於是「指定席費」。

多付那些錢, 就不會有座位卻擠不過去、不會有人拿著小板凳坐在你的腳邊、不會有人硬要把屁股擱在你的扶手上、不會有人跨著你的腿站與你面對面玩手機鈴聲、不會有人把啤酒肚挺在你面前喝飲料還滴到你身上…

怪我悟性太差、悟得太晚, 下次我願意付錢搭真正的指定席。

今天聊到有人插隊的狀況, 結果大家好像都是氣在心裡, 只有我遇到會出聲制止, 感覺真寂寞啊… 如果大家都勇於行動, 也許心存僥倖的人會變少, 公共秩序會變好, 我也不用擔心被蓋布袋 :P

很久沒連絡的 P 突然急著給我訊息, 教我今年報稅可以如何裝死, 因為前一次查到我的稅務員, 是‧她‧男‧朋‧友 (有沒有這麼巧啊 !? ), 可能會調到營業稅部門, 下一任負責人不見得會發現(當然如果被抓包就乖乖補)

我說 P 小姐, 我們的友誼好像應該早一點發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