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Vshow

從歷史上的今天得知 2010/11/12 是 蘇建和案 更二審判決無罪。

今天正好在看 認罪口供The Confession Tapes)。

這是一種令人憂煩的情緒。

「警察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陷害你?」、「為什麼他不去害別人、要害你?」,身為一個凡人,我承認自己擺脫不了這兩個問題,所以很容易進入「你一定做了什麼… 」的想法,這部片選的案例都非常經典(犯罪情節殘暴、媒體矚目、嫌犯都有哪裡怪怪的),但看完也令人進入一種「無解」的沮喪。

當遭遇到不義的事,終究還是要依靠警方,但正義真的能依靠誰嗎?

我沒有星期一憂鬱,我是憂鬱一星期。

Everyday Blues.

突然想到一個搭得上梗的老笑話:你永遠不知道 LBJ 的下一步…. 之後還會走幾步 XD

看《艾佛森》。讓我想到這不就是 Abdul-Jabbar 前陣子說到球員受教育問題最活生生的例子,雖然有一部分是命運作弄 ..

Ref: Kareem Abdul-Jabbar says one-and-done era changed college hoops

…They’re just using the college system as a stepping stone to the NBA, and that’s really unfortunate. I think an education is vital to having a good life, and these guys aren’t getting that opportunity. It’s sad…

最近在追《Last Days of the Nazis》和《Hunting Hitler》。

願意面對、記得、道歉的確值得敬佩,但以當時的意圖、手段、參與規模和成果,無止境的追究、賠償與天涯海角的獵殺,可能也不存在「已經夠了」那條線。

以一個在非基督/天主教社會中生長的非基督/天主教徒,即使看了很多資料,還是難以揣摩獵殺猶太人的集體動機。

看了《凶惡》。

  • 畫面和氣氛一直殘留在腦子裡散不掉。
  • 沒有恐怖/血腥/溫暖/熱血/不世出的偵探,這才是犯罪電影啊!
  • 不由自主捲入、誘發相對惡意的惡意。
  • 殺人後互道お疲れ、どうも的日常。
  • ref: 上申書殺人事件

晚餐配 CI 的《亞洲凶案解碼》(Partners In Crime)。

  • 今天的主角是台灣的蕭開平法醫,其中第一個案例壹電視的《大刑動》也播過,但尺度差很多,CI 是可以直接播出凶案屍體正面、特寫、無碼照片的。(我花了三秒鐘才理解自己看到了什麼 Orz)
  • 第二個案例是分屍案,一直重覆出現屍塊旳照片…… (現在是在挑戰什麼啦 *_*)
  • 當畫面出現第三個案例傷口長蛆的頸椎與頭骨時,我已經說服自己的大腦現在看的是 science channel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