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Vshow

我沒有星期一憂鬱,我是憂鬱一星期。

Everyday Blues.

突然想到一個搭得上梗的老笑話:你永遠不知道 LBJ 的下一步…. 之後還會走幾步 XD

看《艾佛森》。讓我想到這不就是 Abdul-Jabbar 前陣子說到球員受教育問題最活生生的例子,雖然有一部分是命運作弄 ..

Ref: Kareem Abdul-Jabbar says one-and-done era changed college hoops

…They’re just using the college system as a stepping stone to the NBA, and that’s really unfortunate. I think an education is vital to having a good life, and these guys aren’t getting that opportunity. It’s sad…

最近在追《Last Days of the Nazis》和《Hunting Hitler》。

願意面對、記得、道歉的確值得敬佩,但以當時的意圖、手段、參與規模和成果,無止境的追究、賠償與天涯海角的獵殺,可能也不存在「已經夠了」那條線。

以一個在非基督/天主教社會中生長的非基督/天主教徒,即使看了很多資料,還是難以揣摩獵殺猶太人的集體動機。

看了《凶惡》。

  • 畫面和氣氛一直殘留在腦子裡散不掉。
  • 沒有恐怖/血腥/溫暖/熱血/不世出的偵探,這才是犯罪電影啊!
  • 不由自主捲入、誘發相對惡意的惡意。
  • 殺人後互道お疲れ、どうも的日常。
  • ref: 上申書殺人事件

晚餐配 CI 的《亞洲凶案解碼》(Partners In Crime)。

  • 今天的主角是台灣的蕭開平法醫,其中第一個案例壹電視的《大刑動》也播過,但尺度差很多,CI 是可以直接播出凶案屍體正面、特寫、無碼照片的。(我花了三秒鐘才理解自己看到了什麼 Orz)
  • 第二個案例是分屍案,一直重覆出現屍塊旳照片…… (現在是在挑戰什麼啦 *_*)
  • 當畫面出現第三個案例傷口長蛆的頸椎與頭骨時,我已經說服自己的大腦現在看的是 science channel 了。

最近常定頻在 CI 頻道,今天配晚餐的菜色是:

  • 美國古科鹼教母 Griselda Blanco,她為最鍾愛的小兒子取名 Michael Corleone,可見入戲很深。
  • 單純啫殺、心若寒冰的 Levi King,在德州犯案後原本計畫逃往墨西哥,但因為迷路、走錯車道又北返美國,在邊境檢查哨被捕 … 嗯 … 不知道該講什麼 (¬_¬)

很想跟某番邦說:雖然名為合作,但你們沒有想清楚做法、確認需求就開工,我們只好配合你們翻來覆去地改規格,那是因為我們人好、而且政策性和番,不代表你們可以擺出任意使喚的姿態,不代表你們一再耍白痴時我們不會冷笑後不小心傳出去,合作需要彼此尊重,也請自重。

難得有一集談話節目值得筆記並複習, 關於台語用字與聲韻的古雅~

隨便 = 請裁(定) ≠ 青菜
按部就班 = 照紀綱 ≠ 照起工
大約(不精確) = 量其約
分寸 = 斬節
便宜 = 淑 ≠ 俗
富有 = 好額
貧窮 = 散赤
無藥可救 = 撿角
(為人)計較 = 傾分
英俊 = 緣投
有趣 = 心適
鄉親父老 = 鄉親飼(序)大
公公 = 擔官
婆婆 = 擔家
多事 = 家婆 ≠ 雞婆

越是理解中文形與聲的意義和功能, 越能感受正體字的價值與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