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成田機場沒有靠背的長凳上時, 一位中國大嬸用她的大屁股、從我背後, 硬生生把我頂了出去, 我惡狠狠的瞪她, 但她回應我的是勝利者的表情 … 我真的是用盡最後一點理智才控制住沒有爆粗口譙她 (這種時候跟她用同一種語言, 真是說不出的X!) … 更悶的是, 我原本以為背起背包時會「不小心」打到她, 沒想到大嬸有練過, 沒打到 Orz

回國後接到的第一通電話 — 「我們是XX銀行, 請問您有沒有代償的需求 !?」; 看的第一封 mail — 4D 回覆說已 restore 資料, 結果一看, 資料是 2006/12 的版本 …

吉卜力美術館 屋頂, 一位約五、六十歲的阿桑自然的喊出「啊.. 是ラピュタ石..」, 令小的自慚形穢, 我會回去好好複習一下 …

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

第二次到中野サンモール, 更讓我確定這是個好地方, 要吃、要買、要逛、要宅都可以找到歸屬…

JR両国駅提供的地圖註明了各相撲部屋, 在中間顯眼的位置就是「時津風部屋(到日本這幾天, 這條可是連續劇級的大新聞 :P), 做為鄉民當然要去看看熱鬧~ 門口果然有大批記者守候 (我們是卒仔, 不敢太靠近), 正好有車接近引起一陣騷動和追逐, 後來發現是假警報 :P

時津風部屋

品川地區有四家 prince hotel 相連, 但各有各的 front, 因為把 ざくろ坂 看成 さくら坂, 拖著行李爬錯坂, 滿身大汗的被服務人員撿回去 (沒事幹嘛把飯店蓋得像迷宮一樣啦, 惱羞成怒! =.= )

我們似乎到東京次數越多越格格不入, 短短一天多的時間, 竟然需要特別去找書才能決定要做什麼 …

釧路濕原西側 (濕原展望台~溫根內) 景色看起來有點像非洲草原, 不過沒有獅子, 倒是有蛇, 而且蚊蠅飛蟲也多 (我孤漏寡聞, 原本一直以為高緯度的地方沒這些東西 orz )

在濕原展望台附近遇見松鼠, 希望是明天王葛格勝利的吉兆!

沒有做好加油計畫, 就是像我們一樣, 在霧多布被搶, 加到 ¥149/L 這種天價 …

10天來什麼都往車裡丟, 日子過太爽, 雖然已經整理過, 還車時又背又提還是顯得有點狼狽, 搭配上傍晚冷清的釧路街景, 若再有一片樹葉飄過… 就… 太完美了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