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仙台


日本東北・跨年:行程

行程:2018/12/30 ~ 2019/01/05


Day 1: TPE > SDJ > 仙台

2018/12/30 (Sun)

這次搭桃園出發、上午九點之後起飛的長榮班機,第一次有機會使用 桃機預辦登機服務

自助行李託運只收行李箱,背包還是要走人工櫃台。

因為市區預辦登機需在起飛前三小時辦妥,提早到達 + 機場流程變短,發呆時間變得好長 XD

長榮飛仙台是沒有 AVOD 的 A321-200 ,空虛的三個多小時只好用 kindle 彌補 …

跨年正是日本人大遷移的旺季,在售票處排了半個小時,只得到立席券兩張 😱

有部分新幹線列車是全指定席,例如我們要搭的東北新幹線はやぶさ号就沒有自由席,遇到一般指定席客滿時,選擇有兩個:(指定車廂的)立席或(加錢)升等,兩者名額也都是有限的。

想嘗嘗仙台的冬季名物,找到素有好評的 炙屋十兵衛,但不知道為什麼 S-PAL 店的扛棒是全英文,我們來回走了兩三遍才發現它,差點過門不入 😵

料理長真的在 MENU 上推薦鯨魚肉(クジラ刺し) … 😔

仙台冬名物:せり鍋 。

水芹連根吃,可熬湯也可涮,口感完全不老。湯底非常棒,根本不需要沾醬,加一些(亂點的)比内地鶏、舞茸,暖身暖心。

 

 

坐吧檯位真的很考驗意志力 🍶

雞肉蔥串我給 💯 點了又點。親子丼則是本店名物。

新年前後有許多特別(其實大多也是每年固定會有的)節目。

日本レコード大賞 看到年過六旬的 pink lady 這段 4 分 半 的唱跳組曲實在太勵志了 ..m( _ _ )m

 


2018-12 ~ 2019-01:深秋/關東秋色、山梨酒鄉:

  • 影像筆記

  • Day 9: 世界遺產 平泉

    2017/02/11 (sat)

    天氣晴朗,但陽光什麼的都是騙人的,體感溫度很低,即使在都市正中央的建築物裡還是冷到骨子裡…

    搭新幹線在一ノ関換乘東北本線,來到平泉。

    原本的平泉駅在 311 震災中損壞,改建時配合申請登錄世界遺產計畫,融合當地歷史、文化和自然的特色,風格典雅。

    平泉文化奠基於 奧州藤原氏 統治時期:

    從11世紀末期到12世紀的日本正值「末法思想」興盛期。1052年被認為是在釋迦圓寂一段時間後佛法衰落的末法之世的初年。中央政府掌權者們為抗拒這一趨勢而建造了大規模寺院。

    以佛教為依托的(藤原)清衡的政策由子孫繼承了四代,約100年。其結果是,平泉呈現出不同於單純的政治行政據點的仿若出現在塵世的佛國土(淨土)般壯麗的寺院林立的獨特景觀。

    摘自:平泉的歷史 │ 平泉 世界的淨土

    世界遺產的登錄範圍 包含數個地點,今天走毛越寺和中尊寺。

    由車站信步走向 毛越寺。冷冽的早晨,遊人幾稀。

    毛越寺的主佛是藥師如來,創建時間略晚於中尊寺,但在西元九世紀,伽藍 曾經包含 40 餘座堂塔、500 餘間禪房,規模猶在中尊寺之上,但幾經災禍,殘留的架構以大泉が池為中心,除了有形的史跡,毛越寺的常行三味供(古式法事)和 延年(法會之後表演的歌舞)也被指定為國家的無形文化財,每年五月第四個週日則會在大泉が池舉行仿平安時代貴族歌詠的曲水の宴。

    雖然早就不復當年的藥師如來淨土,古樸建築襯著結冰的大泉が池,一樣很美。

    研究了一下地圖與 るんるんバス 時刻表,決定徒步移動,途中順道參觀 平泉文化遺産センター

    與地勢平坦的毛越寺不同,中尊寺 位處丘陵,以釋迦如來為主佛,由奧州藤原氏初代清衡所建,全盛時期山內有40多座寺塔,300多間禪房,奧州藤原氏四代當主都葬在 金色堂,但到了十七世紀,曾經極其燦爛的伽藍幾乎都被災禍摧毀,只剩下金色堂(已被指定為日本國寶)

    目前中尊寺的伽藍大多是後代陸續整建,腹地和規模不小,光御朱印就是一個大坑 😛

    原本對奧州藤原家的歷史、淨土思想的背景幾乎一無所知,對平泉之所以能成為一支「文化」、能成為世界遺產,也幾乎沒有概念,走這一趟感覺充實,對於跟我一樣需要背景知識的人,很推 平泉文化遺産センター中尊寺讃衡蔵,這兩處收藏有許多史料與重要文化財,感覺充實。

    來仙台怎能不 ずんだ 一下。

    兩年沒來,仙台駅二樓增設了「ずんだ小径」,顧名思義充滿各種ずんだ產品,原本在 B1 的 ずんだ茶寮 也移到ずんだ小径內。

    繼續吃吃吃之快樂的晚餐時間。

    上次吃過 すし哲塩竈本店,印象很好,帶布老爺來吃仙台分店。

     


    2017-02:真冬・東北、北海道:

  • 影像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