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視 domain know-how,社會化不完全… 因為以上,無論專業能力多好都不重要了。

如果公事上都不願意與這樣的人合作,我為什麼要為這樣的人浪費私人時間呢?莫名其妙的不快。

很棒的紀錄:天下雜誌2020總統大選專題-技術紀錄

選前某單位來問過「如何獲得投票所編號與村/里的對應?」,我只能說 … 幸好我們不需要這類資料 😰

政府資料走向開放很棒,只是目前要整合出一個服務還是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的狀態 … 更不用說資料本身的優化… 請繼續加油。

終於(在 MOD 上)看完 返校

算起來主角這一代人已經快八十歲了。同樣在台灣走過 1960s、目前六十代以上的人們是如何面對這段回憶呢?選擇當吳伯雄的人比較多嗎?

1980s 中學時期遇到的教官已經客氣多了,教室佈置用整包色紙剪小星星,只被要求(不需要理由)立刻把紅色星星全部撕下來而已 ← 我的白目青春

當出生在自由年代的人急著想挖掘歷史時,為什麼更多真正經歷過的人急著想否認、遺忘呢?

素人觀察:推特觀察:為何日本年輕人不投票?

文中關於選舉制度一節有錯,不能把 內閣制 解釋成「台灣從可以直選立委到可以直選總統也花了8年,就當作日本還在這個階段好了」啊啊啊~~

內閣制有內閣制的優缺點,台灣也曾熱熱烈烈地討論是否修憲改為內閣制(當然就只是討論而已)

日本文化上對政治參與的無形限制很大、又太擅長努力錯方向,在 OECD 國家 中都屬異數(在很多方面,例如婦女就業情況,甚至可以稱為落後),值得引以為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