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irene

結束年度參勤交代,已返回領地。

看了第二遍 大佛普拉斯

quota:「…不被認同、無法翻身的人們,因為生活中有解決不完的困難,所以沒有餘裕去想生命中有什麼困難;他們的生活中沒有公平正義,因為端好飯碗的力氣都快失去了,沒有餘裕塞進這四個字 ….」

吃不飽餓不死無法翻身無力反抗,人生的門檻其實很高啊。

******

雖然戲在台中拍,但講的是南部腔吧?!

納豆說情敵長得高是「懸」(kuân),我聽來感覺有點怪,在我的台語環境都是用「躼」(lò);導演旁白說沒人知道釋迦的過去用「過往」,而我的環境中這個詞都是指去世。

我的台語環境是由來自桃園的三代移民、來自宜蘭的二代移民、來自中國福建同安的一代移民在花蓮混合而成,所以也不知道要算什麼腔 XD

昨晚與 J 聊到已經快三年沒見,這段時間她拿了博士、離了婚、動了婦科手術、切片發現原位癌、升了助理教授開始人生第一份全職工作、現在帶著兩個青春期的兒子一起生活。

這些事我都知道,但聽她娓娓地說來,覺得份外感動。

她是我大學期間最好的朋友,為她感到很驕傲。

*****

四人一間的學生宿舍,某日 J 提到「我爸是政治犯,在綠島關過」,大家靜默了幾秒,室友 R 說「我爸也是」,又靜默幾秒後,大家爆笑出來「哇,二分之一」

*****

昨天 J 告訴我定居法國多年的 R 抗癌中,已動過兩次手術,在等化療。

人生到了這個時期總是突然得到這樣的消息,突然想起青春的片段。

市場裡的代客炸魚服務。一早就帶鰱魚頭來下油鍋。

和喜同春福旺財 😊

才剛回台中,有人就把皮夾掉在計程車上,沒想到吃年夜飯前要上一趟警察局,金雞飛旺狗跳 😑

謝謝台中市繼中派出所、台灣大車隊吳宗聲先生,一個小時內圓滿解決 🙏

在派出所遇到一隻很膨鬆可愛又親人的鬆獅犬,跟牠玩了一下,感覺好運到 XD

魔法年夜菜 XD

台中新盛橋一帶的綠川整治完成了,晚上亮燈後頗有風情,只是鞭炮花沒有回來,有點可惜。

這種燈飾看起來有點像水母 XD

同學傳來上週的這則 國盛六街女師獲救「天亮要去學校」 花蓮強震已2死214傷 新聞畫面,這位葉老師的臉孔又從記憶中清晰浮現。

這位葉老師教生物,一向帶男生升學班,對體能、成績、紀律都超級嚴格,每天全班跑操場,時不時前有學生在教室前青蛙跳,她本人也一直維持很精悍的體型。算是當年(公平地?身體健康地?)體罰界的佼佼者。

印象中我跟她應該沒有任何交集,但一張照片卻能喚起我對她如此清晰的記憶。

不知道當年被嚴師操練(折磨?)過的人們又是如何記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