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江湖事

某同事為減肥激烈節食 > 上週在社內昏倒 > 119 送醫 > 安衛通報勞工局 > 本社今日被勞檢 ….

前陣子為了很棘手的案子和同事去了公司附近的土地公廟,然後發現我們從供品到參拜程序,沒有一樣是做對的 😂

人生中第一次,我直接告訴合作單位主管「我拒絕跟 XX 合作」

氣到發抖。

有的錯你一次都犯不起。


雖然教練交代不要吃高糖的東西,但下午實在太氣了,非大量糖分不足以平復,然後我正在吃榛果巧克力夾心酥時,螢幕就跳出教練的訊息… 😱

教練只是來改時間(別嚇我

經常有人愛酸年輕人種種不好、不足,但今天在某會議裡一群自詡成熟老練優質的中年人,不分男女,提到年輕同事(們)全是八卦和對外表的品頭論足,跟這群噁中年同座很像沾到什麼髒東西!

在 PTT 上看到 他社 HR 的離奇行徑…

本社 HR 除了管理求才網站帳號跟報到加退勞保外,不處理任何招募流程,一切連絡面試跑公文都用人單位自理。日常出缺勤系統問題、資料疑義一概不回應,但外訓分派房間車輛時,會手工、個別發(二百多封)信通知並絕對保密到最後一刻。

組織整併時,其他單位願意主動談轉聘,HR 會去電嘲諷用人的主管「怎麼不把薪水壓低一點、你們心太軟了啦」

本社的 HR 不是皇親國戚(但自以為是?),我認為他們只是熱衷設立行政關卡並獨攬資訊,但無助彰顯權力的瑣事就「少煩我」,要比官僚意識絕對不會輸人。

關於 沉默的遊行 ..

犯罪故事裡少不了推理、驗證(實驗),但一旦推理和實驗變成主角,再加上密室殺人,頓覺索然無味 …

今天在會議中爆氣,自認為態度很兇,但大家卻都笑了?

為什麼罵到人聽得懂這麼難 😩


2007 年我跟剛確定婚期的 A 同學碰面,臨時想約人在附近的蜜蜂同學…
A「快過來,我要結婚了哦」
蜜蜂「我昨天結完了」
A … ❗❗❗

今天,蜜蜂又贏了 …(真・人生勝利組

聽到某大牌 youtuber 的價碼是 FB po 一篇文推薦 15 萬起、拍一支影片推薦則是 80 萬起 …

貧窮果然限制了我的想像 😱

我以為前提是我們是一個 team,所以如果你早已發現自己無法達成任務,卻不主動告知隊友,而是死線將至才讓隊友措手不及,是為什麼呢?

我心目中的隊友,真的有把我當成隊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