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江湖事

輕視 domain know-how,社會化不完全… 因為以上,無論專業能力多好都不重要了。

如果公事上都不願意與這樣的人合作,我為什麼要為這樣的人浪費私人時間呢?莫名其妙的不快。

很棒的紀錄:天下雜誌2020總統大選專題-技術紀錄

選前某單位來問過「如何獲得投票所編號與村/里的對應?」,我只能說 … 幸好我們不需要這類資料 😰

政府資料走向開放很棒,只是目前要整合出一個服務還是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的狀態 … 更不用說資料本身的優化… 請繼續加油。

去信 HR 像寄到黑洞裡、電話找人像在擲筊,從上到下,個個都不回應,窗口已輪替、差勤系統不支援、問題解決了 … 全都要靠口耳相傳。

這個單位是得了回信就會死的病嗎 😡

一個女性主管講出這種話,本日最諷刺也是最傷心。

你對某(些)人有什麼感想、負評為什麼要整個性別來擔?你的自我認知又是什麼呢?

傷心的是這是一個能力和態度都出眾的女性,卻是這樣解讀問題 💔

某單位去年併入本社,也帶進一位表演慾旺盛的同仁,自願、自費在尾牙進行一段 25min 個人歌舞秀。

於是今年年末話題就從多年來的「(要強迫)各單位準備什麼節目」變成「強迫大家看表演 vs 笑你做不到」罵戰 …

不能靜靜吃頓飯就好嗎(當然還要發錢)

我組內有兩位處女座,不知道他們跟我溝通的心得是不是像看著細心分類好的垃圾都被丟進同一個垃圾桶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