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ook

讀完 黑道出版公司(2)另一個兒子

感覺突然進入一個快轉的大亂鬥場景。算不出兩集總共發了多少便當。

看北歐系(嚴格說是瑞典系)犯罪小說,會感覺好像北歐充滿了過度暴力、每個人都有不可告人的陰暗面、警察背地裡不是貪污腐敗酗酒喀藥就是種族主義者,但卻完全無損它是幸福國度的想像。

聽醫生的話,早點起床,吃頓有餘裕的早餐。本週開始紀錄每天的 蛋白質早餐

有些早餐食材可以前一天先準備好。買了這個嫩肉器感覺很棒,所謂兩人同心、其肉斷筋 XD

讀完 敗者的美學:戰國日本 2

我很喜歡茂呂美耶這種既有考證也有感性解讀,既認真講解又像聊天的史話書。

quote:

日本的「姓」與中國的「姓」意義不同。日本原為氏姓制度,掌握政權的貴族及其血緣親族均為同「氏」,後來按血綠親近與功勳大小,天皇再賜予「姓」。這個「姓」表示門第、社會地位或職稱,相當於爵位,是世襲制。之後「姓」底下又分枝為眾多「苗字」,此「苗字」才相當於漢語中代表家名的「姓」。

… 例如織田信長全名是「織田彈正忠平朝臣信長」,其中「織田」為家名的苗字,「彈正宗」為通稱,「平」是代表貴族世家的氏,「朝臣」則是代表門第的姓,「信長」才是本名、真名的諱。

… 當時的人均稱織田信長為「織田彈正宗」,而朝廷正式公文則寫為「平朝臣信長」。現代人雖以現代習慣稱織田為「信長」或「織田信長」,但此稱呼在當時是一種禁忌,只用在咒術等特殊場合。

… 日本古來即有「真名」代表神聖靈魂之「靈格」信仰,不能隨便叫喚對方的真名,所以現代日本人的名字即便統一為「姓」和「名」,一般稱呼對方時都只稱「姓」,不會連名帶姓叫出對方的全名,也不會光叫姓底下的名,除非是父母或兄弟姐妹、夫妻等。

看完 明治日本:含苞初綻的新時代、新女性

坂上之雲》的開頭有一段:…明治維新によって日本人は初めて近代的な「国家」というものをもった。たれもが「国民」になった。(透過明治維新,日本人第一次擁有近代定義的「國家」,所有人都成為「國民」)

因為在明治之前,百姓的真正統治者是各地藩主,而各藩的真正共主是幕府,即使到了明治初期,即使有初步的統一制度,國家和國民的概念仍然模糊。

這本書主角是明治時代的女性群像,但也可以透過它瞭解到,我們目前認識關於日本國、日本人、日本近代史的種種,包括天皇的地位,都「形塑」自短短五十年不到的明治時代、或是在明治時代種下的因,風起雲湧尚不足以形容。

讀完《徳川家康》。

寫德川家康的書太多,松本清張這一本比較像是老人家講古,饒富小趣味、豆知識。

quote:

  • 本能寺之變後,德川家康一行撤離京畿途中得到大阪佃村的人們極大幫助,後來家康得天下,讓佃村民在江戶隅田川口的佃島上住下來。他們免徵稅並享有捕撈隅田川魚的權利,「佃煮」也是發源於此。
  • 小牧・長久手之戰,池田勝入認為敗軍責任在己,無顏面對秀吉,刀不出鞘地任敵人奪去首級。據說勝入死去的地所在蕎麥田裡,後來池田子孫代代都不再食用蕎麥麵。
  • 北条氏康一生武勇過人,是一名身體正面多處受傷(代表不逃)的猛將,後來這種武將正面受的傷也被稱為「氏康傷」。
  • (秀吉的)小田原攻城戰持續了很長時間,北条家一直討論是戰是降,但始終無從決定,這就是現在我們把長期懸而未決的會議稱為「小田原評定」的由來。
  • 受德川家康信任的西方人(船員):ウィリアム・アダムス(三浦按針),是日本橋魚河岸邊地名按針町由來(三浦氏舊宅邸);ヤン・ヨーステン,日本名耶楊子(やようす),宅第在東京車站附近,即「八重洲口」(やえす)名由來。
  • 家康一生推祟源賴朝,對其逼害義經與範賴的看法是:能得到整個天下的人只有一個,繼承他的也只能有一個,其他的兄弟,都和沒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一樣。
  • 武田軍(甲州流)戰法是凝聚兵力不顧一切地突擊,由騎兵衝擊敵人崩潰的方位。… 第四次川中島就是不顧一切突擊的兩軍相接才會這麼令人熱血沸騰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