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WTF

跟 google home mini 一起買、才用三個月的 外接電池座 好像壞了,明明蓄電量還有至少四分之三,但一離開插座就 shut down … 😭

「… 比較快 … 先改再說(世上只有你知我知友驊知) > … oops , 沒想到會影響你 (搔頭笑) … 」

這種情節已經因為重現太多次而演化成我的暴怒按鈕了。

本社入股一家能見度還可以的公司 49%,開始接觸之後才發現那真的是一家從做人處事到技術各方面都爛透了的公司。

爛到要用 asshole 做跟它相關的各種命名。

杜紫宸:我寫資安論文時,CIH還在念幼稚園

出身資策會、2000 年左右在資訊界當過總經理(雖然公司倒了)、以不知道 CIH 及其在資安議題的份量為傲、並以一篇來自 (WWW)internet 誕生之前的資安管理論文自詡專家。

此人以大老、趨勢專家自居,但對資訊產業中的關鍵人物/事件無知、對目前產業結構裡存在多少能識破他無知的人無知、對科技已經演進到什麼程度無知,並對自己的無知無知,但自認能帶領產業。

我想他根本瞧不起技術人員吧,「為我所用的棋子而已,聽我的就對了」(然後公司就倒了,一定都是別人的錯!)

與朋友討論這篇短文時,我用了不下十次「不寒而慄」。不是因為不知道 CIH 多嚴重,而是對自己的無知無知還引以為傲(也許還有一堆信徒)實在太可怕。

我:請問勞工家屬死亡給付問題…
勞保局總機:好的,幫您轉死亡科

哪來這麼不吉利的單位名稱 😨

然後接電話的先生的聲音果然死氣沉沉 😶

高鐵自由席,一輛大型娃娃車直接擋在走道中間。

非常討厭我有小孩我最大全世界都欠我的人。(紅衣是過不去的路人)

Ref:

台鐵普悠瑪說明會前先開直播…竟意外錄到「現場記者笑超爽」網怒噓爆

其實還沒看到嬉皮笑臉那段,影片一開頭我就怒了 ….

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要採訪什麼?連該單位首長的姓名都需要像教小孩一樣一再說文解字(然後還是有人弄錯)… 到底是要自辱到什麼程度 😤

同學昨天在 10-21 普悠瑪號列車脫軌事故 當時已經從花蓮出發北上,原本困在永樂等接駁車到羅東,但接駁車來了下完客卻說必須返回蘇澳新站載下一批人,後來順利攔到計程車,在羅東轉客運回台北。

另一個同學昨晚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情從花蓮(22:00)搭 6447 次列車北上,凌晨到東澳換接駁。

人龍非常長,但安靜有序,後來在凌晨三點半到台北,(只)比表定晚了三個小時。

人的風景其實還是滿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