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WTF

有個大約三、四歲的小女孩與父母同行,一上車就一直該該叫「我想要坐那邊啦」、「為什麼不讓我坐」、「他什麼時候下車」,因為車廂裡還有空位,花了幾秒才瞭解她要的是指定座,可能就是布魯斯或另一位阿伯的位子(文湖線車頭第一排)。

小女孩從吵鬧變成放聲大哭,就是要位子。只有母親嘗試安撫,但無效,於是就任由她沿路在車廂裡哭喊無理取鬧的要求(逼人讓座?)

這種情況我們是絕對不會讓座的,而且為了不讓出座位,還多坐了兩站,對面阿伯可能想搭到終點站吧 XD

小女孩是很漂亮的混血兒,但父母讓她變得很醜。

紐西蘭史上最嚴重槍擊:清真寺恐攻兇手落網,已知49死 | 過去24小時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從基督城進出紐西蘭南島兩次,有過幾天的緣份。從 google 街景上看,可能曾經路過死傷最嚴重的 Al Noor Mosque 好幾次。

雖然對這個城市算不上熟悉或有好感,反而一直覺得抓不準這個城市的氣氛和節奏(然後就離開了),但實在好難跟恐攻、槍擊疊合在一起 … 😞

看了一連串關於黃光芹事件的回應文後,感想是:上一代媒體人(40s 以上)的文筆、詞彙實在比下一代紮實太多了 … (嗯,重點錯 XD)

文筆和詞彙就是表達力,無論意圖是什麼。

苦悶上班族的正常能量釋放…

本社入股一家能見度還可以的公司 49%,開始接觸之後才發現那真的是一家從做人處事到技術各方面都爛透了的公司。

爛到要用 asshole 做跟它相關的各種命名。

杜紫宸:我寫資安論文時,CIH還在念幼稚園

出身資策會、2000 年左右在資訊界當過總經理(雖然公司倒了)、以不知道 CIH 及其在資安議題的份量為傲、並以一篇來自 (WWW)internet 誕生之前的資安管理論文自詡專家。

此人以大老、趨勢專家自居,但對資訊產業中的關鍵人物/事件無知、對目前產業結構裡存在多少能識破他無知的人無知、對科技已經演進到什麼程度無知,並對自己的無知無知,但自認能帶領產業。

我想他根本瞧不起技術人員吧,「為我所用的棋子而已,聽我的就對了」(然後公司就倒了,一定都是別人的錯!)

與朋友討論這篇短文時,我用了不下十次「不寒而慄」。不是因為不知道 CIH 多嚴重,而是對自己的無知無知還引以為傲(也許還有一堆信徒)實在太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