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WTF

我:請問勞工家屬死亡給付問題…
勞保局總機:好的,幫您轉死亡科

哪來這麼不吉利的單位名稱 😨

然後接電話的先生的聲音果然死氣沉沉 😶

高鐵自由席,一輛大型娃娃車直接擋在走道中間。

非常討厭我有小孩我最大全世界都欠我的人。(紅衣是過不去的路人)

Ref:

台鐵普悠瑪說明會前先開直播…竟意外錄到「現場記者笑超爽」網怒噓爆

其實還沒看到嬉皮笑臉那段,影片一開頭我就怒了 ….

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要採訪什麼?連該單位首長的姓名都需要像教小孩一樣一再說文解字(然後還是有人弄錯)… 到底是要自辱到什麼程度 😤

同學昨天在 10-21 普悠瑪號列車脫軌事故 當時已經從花蓮出發北上,原本困在永樂等接駁車到羅東,但接駁車來了下完客卻說必須返回蘇澳新站載下一批人,後來順利攔到計程車,在羅東轉客運回台北。

另一個同學昨晚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情從花蓮(22:00)搭 6447 次列車北上,凌晨到東澳換接駁。

人龍非常長,但安靜有序,後來在凌晨三點半到台北,(只)比表定晚了三個小時。

人的風景其實還是滿美的。

此社世道三番兩次讓我想起收視很差的大河劇 平清盛 ,因為實在太像平安時代後期。

連劇中名言都貼切,棟梁がアホやと、みんなアホになるねんな(當家的蠢,全家都會變蠢)… 萬一是既蠢又壞,就更糟了。

大家的心都住進廣寒宮了,真應景。

別有用心、為特定政治目的服務、自我審查過的新聞,自認為比即時改寫新聞高尚,其實你的核心跟假新聞差不多髒哦。

因為那些自以為的高尚,進一步認為有資格指教自己連皮毛都不懂的產品和流程,而且不用對後果負責,超爽 der。

工整八股地寫了一大篇,目的什麼的我其實無所謂,讓人寒心的是你們將自己醜惡內心導致的陰德過低,全都推卸給一直努力幫你洗刷惡名的基層;讓人寒心的是為了突顯自己根本不存在的高尚,昨是今非,寡廉鮮恥地否定別人的良善與實績;但這文中有件事是成功的,就是示範了這些自以為的文人其實連「把字寫對」都做不好。

二十年了還看不盡,這家公司的噁心真深不可測呢。

現場見證了 乳清蛋白之亂… 店內大概半數以上的推車都搬了,很多還不只一桶(據說一桶喝半年還有剩),搶成這樣讓人以為滿街都是練家子。

藥師(憂心狀)跟結帳員聊「剛剛有人說有媽媽泡給小孩喝,小孩送醫院…. 」
阿桑衝過來問「這個孕婦可以喝嗎?」
藥師(大聲)「不可以!一般人也不要喝!做重訓的才喝!」

快有當補品亂喝的人要投訴媒體的預感 …

我們是自然食物派,做重訓,但沒喝乳清蛋白。

我不贊成鞕刑,但對佔用騎樓的商家和併排停車把行人逼到快車道上的車主除外,把這種人鞭到死我都覺得很 OK 💢💢💢

市長政見不用打高空,把這些老鼠屎給我清乾淨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