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WTF

今天在台北轉運站(京站)門口,捷運出口樓梯上,遇到推銷(可能是)愛心筆的人。

我在樓梯上往上走,他站在樓梯頂端攔人推銷,他有人被攔住了,我想繞過去,他竟然靠過來用手肘推我,想攔住我的去路,當下有一點重心不穩,幸好及時抓住扶手 …

我想我應該是一路用殺死人的眼神惡狠狠地直瞪著他,他沒有向我推銷,而是嬉皮笑臉對我喊是不小心的,直到我走遠了還在喊,而我對他比了一個滾開的手勢 ….

後來想想,非常後悔沒報警。

與 user T 及下游 M 單位開了一下午會,對 M 單位縱有千百個不爽,user T 都以一句「O月O日(他們訂的上線日)是黃太后(他老闆)聖誕,絕對不能出錯」壓勝。

沒想過會有人用這種風格跟一屋子 IT 溝通時程 。

原來有人是認真地活在這種邏輯裡啊啊啊啊啊~~~

有個大約三、四歲的小女孩與父母同行,一上車就一直該該叫「我想要坐那邊啦」、「為什麼不讓我坐」、「他什麼時候下車」,因為車廂裡還有空位,花了幾秒才瞭解她要的是指定座,可能就是布魯斯或另一位阿伯的位子(文湖線車頭第一排)。

小女孩從吵鬧變成放聲大哭,就是要位子。只有母親嘗試安撫,但無效,於是就任由她沿路在車廂裡哭喊無理取鬧的要求(逼人讓座?)

這種情況我們是絕對不會讓座的,而且為了不讓出座位,還多坐了兩站,對面阿伯可能想搭到終點站吧 XD

小女孩是很漂亮的混血兒,但父母讓她變得很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