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urmur

Ref: 美國的127小時,台灣的7xx小時
quote:

…現在的「法律」,就是「不准直升機收錢」,所以政府媒體愛用「直升機花了多少錢全民買單」這招,根本是愚弄大眾的伎倆,法律不改,台中、南投政府再怎麼抹黑登山者、訂定再多不合理違憲的制度,只要出事一樣全民買單。…

我不懂官方這種不修改、不說明,任由(助長?)輿論風向亂吹的意圖是什麼?

保險業務提了一個作為退休規劃的儲蓄險 proposal,算了一下 IRR 最低可能是 0.65%,照目前宣告利率 2.8% 算則是 1.38% … 感覺厭世。

說起來我好像一直跟混合型商品八字不太合,想來找找合適的年金險。

這篇 齊柏林之子的文章 最令我感慨的是,原來那麼多人搞不清「家父」是什麼意思…

想到曾經有一位應徵者無論是履歷或 mail 來往,從頭到尾都稱我們「本公司」…

懂得判斷應該使用謙稱、敬稱,但能力不足、弄巧成拙;不懂得依情境切換用詞,所以也沒能力出大錯;這兩種狀況一時還真難分高下 Orz

也許有人會說這些文謅謅的東西已經不需要繼續留著,我覺得要不要用是一回事,有沒有能力用是另一回事,就是有人可以依對象場合切換詞彙,有人沒辦法,至於誰會被淘汰,就讓時代決定。

其實我看完 果凍筆文 之後,一直想起小學時有一個男同學,父母好像都是高中老師,有一次在校門口遇到我爸來載我,之後有段時間他就常笑我「你爸是做工的齁」

同儕間有形無形可以拿來比的東西太多了,我覺得小朋友「認為自己可以這樣看待別人、可以說這樣的話」才是真正的殘酷,才是保護者、教育者該好好面對的問題。

每到這個日子,總是遺憾六四發生在一個沒有 blog、沒有 SNS 的時代,沒有太多材料可以對照現在噤聲或說學生是暴民、血腥鎮壓有理的人,當年是不是高唱《歷史的傷口》、是不是反共先鋒..

為什麼天皇失去直屬武力和統治力數百年,京都還是充滿優越感?為什麼平家兼有武力和政治力,還是被後白河、藤原家視為走狗?源義經的必死之罪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日本什麼都學就是不學科舉制度?為什麼城鄉、血統歧視這麼理所當然?…

這些心中長久的謎團終於在 表裏日本 得到解答。

很推薦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