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urmur

最近沒什麼好消息…

◎ 關於建中學生冒名受訪

大人們只是想採訪一個已經想像好的典型、一個好學生必須具備的所有要素,不想應付任何其他想像或可能,小屁孩一旦背叛大人的期待,惱羞成怒的大人就搞出八百條罪名弄死你…

◎ 關於尼泊爾山區健行遇難事件

Ref: 遇難47天不死不是奇蹟 — 那叫「專業」

但我知道要在那個環境存活 47 天,就算不是奇蹟也已經是天大的幸運。

關於封山,如果是為了環保,我贊成,如果是為了防止意外,我則是想到曾在(長野)八方池遇到集團登山去唐松岳的中學生。七~八成縣民有三千公尺以上山岳經驗,這才是山之國啊。

除了謹慎小心,還要有知識和經驗,才是防止意外之道吧。

◎ 關於新人作家自殺

我覺得在「刻板地想像、刻板地報導刻板典型勝利組」這個角度上,還頗能與建中冒名事件相呼應。

看了一些刻板的回應,的確只能得到這句感想…

tweets of the day…

ただいま、長野。

戸隠神社奥社參道積雪仍多。

随神門~奥社封閉中。

隨神門,很棒的名字。

喜歡這個「隱」字。

****

下午在長野市區附近追櫻花。

首先是 川中島古戦場

第二次來,因為季節的色彩,印象完全不一樣了。

城山公園 也滿開了。

****

THE FUJIYA GOHONJIN | 藤屋御本陳 晚餐。

46歲的生日,比起23歲的生日,是加倍甚至在那更之上的美好。這每一根的蠟燭,都是你努力拼命生活至此的證明。 ~倒數第二次戀愛

另外四十五支蠟燭在我心裡。

我不喜歡說人生中的任何方法和原則,因為我沒有。到了有三十年前的事可以講的年紀,只發現原來已經過了這些關卡,而上天真的對我還不錯。

一個腳步踏過五湖四海、人生也經過千山萬水的老同學送我一句 Viva La Vida。跟當初我們懂得這句話的滋味又不一樣了。

人到中年,工作上一旦遇到點麻煩,就跟世界末日似的。年輕的時候還能自我安慰,說下回再加油什麼的。現在的話,會覺得下回也沒希望,甚至會覺得連有沒有下回都不知道。 ~倒數第二次戀愛

過完這個生日,我在本社也就要滿二十週年。是從名列大學畢業生 dream job 到要講出社名都會自覺羞恥的二十年。很慶幸我不在現場目睹。吾友開示說這是一付鍍金手銬。儘量不辜負任何人。

到了這個年紀總能在《倒數第二次戀愛》發現一些解答或啟示,可以說它是中年人的易經嗎 XD

看護、廚娘、娼妓,關於婚姻市場的真相:《毒婦》(2013)

今天,木嶋佳苗的死刑定讞了。其實只要多看些推理小說、犯罪影集,會覺得要說她是「最毒」其實是過譽(?)了,這種稱呼多少也摻雜了對她「出人意表」外貌的惡意吧…

這個故事給我一種冷硬感,所以第一個想到的是高村薰,也有點桐野夏生《柔嫩的臉頰》的感覺 …

本日最推:看臉書學作文

quote:

讓學生學習這些東西,才是寫作教學的正途。這些東西都是很正規的文學技巧,而且是真的能夠在生活中實踐、真的每天都會遭遇的東西。
我猜有些人一路讀來,會覺得文學技巧好像被我講成一種詐騙術一樣的東西。但我認為,這些東西會不會成為一種詐騙,是取決於有多少人懂它。

這才是真正的語言能力吧,但我憂慮的是,這些好文章散見於個人 FB,不利於保存也難以追溯,很快就會被新的浪潮沖散 …

簡直不可原諒!

某人喜歡用很戲劇化的方式讓事情化簡為繁並讓不爽的人數最大化,只能說你真的渾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充滿被討厭的勇氣 Orz

本日最炎上:低薪好苦悶?全聯總裁:年輕人太會花錢….

1970s 中和景新街一坪一萬,你「薪水只有9000元,什麼事情都要做,還要付房貸、吃飯」,現在中和景新街一坪三、四十萬,你給全聯年輕員工多少月薪去「什麼事情都要做,還要付房貸、吃飯」?

如果這席話有戳中誰的弱點,應該是一個主打年輕人的零售業靠北主訴客群太會花錢、還被發現來自享盡人口和空間紅利世代的總裁視通膨於無物吧。

最近公關業真是不斷出現經典教材。

——

看到一個很妙的回應「假設你不是「年輕人、低薪、愛花錢享樂」的集合,想不到你森77去算1977年物價房價的理由?」,理由很簡單,我不想被當成跟你一樣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