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urmur

重訓教練:我聽到的都支持同婚,怎麼結果是這樣?
我:你們(教練們)柯P支持率100%,還不是差點輸掉 …

Bodystep 教練(大聲):…. 胸口挺起來、每天都要胸口挺起來,陽光才會照進來 ….

健身房不只是同溫層,根本已經自成一個大氣層,而今天的中心德目是療傷 💧

在投票所遇到一位可能輕微失智的婦人,神情很迷茫地把通知單和證件捧在手上,對警員或選務人員的問題都無法回答,想到自己的一票至少可以(也只可以)抵銷她的一票,就覺得很有意義也很哀傷 😶

對於只會/只能被動接收資訊、環境封閉而且投票率超高的族群,辦再多辯論、論再多理,都接觸不到,但撒大錢滲透的方式可以。心情是杯水車薪。

開票 standby,下班到家是凌晨三點,來一罐。

號稱愛家的三項公投(第10~12案),我反對、我反對、我反對。

因為他們既反同又反智。

突然想說是因為今天在 locker room 聽到某人宣傳有感(我忍不住瞪她了)

一切圓滿完成了,喝一杯。

某人與眾長者初次見面,自我介紹從學歷開始、到工作職銜結束。附帶強調一句「… 我舅舅是總經理的同班同學、他帶我進 XXXX(官股上市公司) …」 (原來是以走後門為傲的同學呢)

想為自己貼的標籤都穩當地貼好貼滿,禮成。

過程完全沒有(也不需要)提到自己的名字、也沒有人問。

你的標籤比你的姓名更重要的群體。

這種人會被看衰小真的很剛好,而且他自己永遠不會明白。

Ref:

台鐵普悠瑪說明會前先開直播…竟意外錄到「現場記者笑超爽」網怒噓爆

其實還沒看到嬉皮笑臉那段,影片一開頭我就怒了 ….

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要採訪什麼?連該單位首長的姓名都需要像教小孩一樣一再說文解字(然後還是有人弄錯)… 到底是要自辱到什麼程度 😤

同學昨天在 10-21 普悠瑪號列車脫軌事故 當時已經從花蓮出發北上,原本困在永樂等接駁車到羅東,但接駁車來了下完客卻說必須返回蘇澳新站載下一批人,後來順利攔到計程車,在羅東轉客運回台北。

另一個同學昨晚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情從花蓮(22:00)搭 6447 次列車北上,凌晨到東澳換接駁。

人龍非常長,但安靜有序,後來在凌晨三點半到台北,(只)比表定晚了三個小時。

人的風景其實還是滿美的。

覺得 地域ブランド調査(日本各都道府縣魅力度排行)這個調查有冤情 …

小京都高山市、世界遺產白川郷、重要文化財高山祭、飛騨牛、《君の名は》和《氷菓》場景、奥飛騨温泉郷、穂高岳、槍ヶ岳等北アルプス群峰 … 明明都在岐阜啊啊啊啊~~

岐阜表示冤枉,別讓信長不開心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