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 MOD 上)看完 返校

算起來主角這一代人已經快八十歲了。同樣在台灣走過 1960s、目前六十代以上的人們是如何面對這段回憶呢?選擇當吳伯雄的人比較多嗎?

1980s 中學時期遇到的教官已經客氣多了,教室佈置用整包色紙剪小星星,只被要求(不需要理由)立刻把紅色星星全部撕下來而已 ← 我的白目青春

當出生在自由年代的人急著想挖掘歷史時,為什麼更多真正經歷過的人急著想否認、遺忘呢?

素人觀察:推特觀察:為何日本年輕人不投票?

文中關於選舉制度一節有錯,不能把 內閣制 解釋成「台灣從可以直選立委到可以直選總統也花了8年,就當作日本還在這個階段好了」啊啊啊~~

內閣制有內閣制的優缺點,台灣也曾熱熱烈烈地討論是否修憲改為內閣制(當然就只是討論而已)

日本文化上對政治參與的無形限制很大、又太擅長努力錯方向,在 OECD 國家 中都屬異數(在很多方面,例如婦女就業情況,甚至可以稱為落後),值得引以為鑑。

我唯一感到不平的遺珠只有蕭美琴,票數只在花蓮市勉強打平、豐濱鄉小贏,其他鄉鎮都輸,卓溪、萬榮更是輸到倍數(雖然這兩處因為原住民人口較多、區域立委的有效票數很低),真的讓人徹底心寒 … 故鄉啊,你究竟變成了什麼模樣… 💔

Ref: 花蓮啊!你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地方呢?


所有靠機運速成、欠缺累積的光亮都維持不了多久,想一直依賴這份微光,反噬力量會更大,從這個誰和那個誰的身上看得還不夠清楚嗎?

tweets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