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twitter 的話題是「體罰」。

我大概四、五歲的時候,一個人在院子玩,阿母走過來就是一巴掌,理由是我只穿著小內褲就跑到大街上,我哭著否認,接著又是一巴掌,理由是說謊。

在阿母晚年曾與她聊起這件事,她說連這種小事都記得,就是愛記恨。

這不是我被打最慘的一次,會記得這麼清楚,可能是因為我從未原諒她。

有人在家當炸蝦,沒蝦皮的時候就來(甲夾)燒 :P

冬令進補之自己帶回三支梅酒,利用 tenso 寄回五支甲州、一支 Delaware,終於都到齊了。

tenso 的加固服務(每瓶 300 羊)真是令人開眼界,六瓶酒,用 45x45x55cm 的紙箱、多到要用挖的找貨品的保麗龍球、綑得死死的保麗龍盒、打開後還有一層白報紙 …

拆完禮物之後東西好像反而變多、而且裝不回去 … 到底什麼妖術 XD

一早看到 member 說某個會議衝到練習尾牙表演的訊息,馬上肝火上升。

到底是為了什麼辦尾牙?為什麼尾牙要員工表演?表演一秒把你家網站全部變不見好了 💢

會議中一抬頭…

工程師為何如此熱愛 城市迷彩 格子襯衫真的是一個世紀之謎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