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of 2013

以往的年度回顧都是從 google analytics 擷取材料,但自從「not provided」佔了進站關鍵字的六成(可見一直維持 google 登入狀態已經蠻普遍),keyword 排行也沒什麼看頭了,今年就認真地來回顧一下吧(以前是有多敷衍 XD)。

◆ 一月

FORCHETTA應該是近兩年低潮中的最低點。

持續累積的沮喪,每到下午三、四點就會不由自主地、毫無理由地掉眼淚,我大概病了。

考慮過不顧一切辭職、努力尋找過下一個機會,但自己的狀態差、氣很亂,什麼決定都做不好,陷入負面漩渦,沒有出路。

有人問我後來怎麼解決?其實對環境完全無能為力,只是在自暴自棄中,時間就這樣過去了;那如何改善內在條件呢?拚命運動然後回家楚囚對泣吧。

◆ 二月

拖戲十幾年的 一姐 風雲再現高潮,什麼想得到、想不到的詭異說法、噁爛招式都出現了,鄉土劇根本還太弱。

年假外加一次小旅行,短暫逃避讓人憂鬱的場域。

我不懂佛,但佛給了我一次很大的震撼:心裡什麼都不想、不求,沒有任何激動,只是身在那個空間裡,淚水便源源湧出。我知道自己一定還會再回到高野山。

壇上伽藍

◆ 三月

江湖傳聞風風火火,但發現自己已經以一個外人的心態看待它。

酒越喝越多…

 

◆ 四月

改朝換代,暗潮汹湧。

一姐 正式離職。事隔半年之後,新當家的大師兄評曰:「如果是我,十年前就 fire 她了,才是真的為她好」,誠哉斯言。

重心在吃、讀小說(嗯?平常也是?那就是比平常更努力)、奔波趕場,努力讓自己在工作上當一個笑罵由人的局外人,這是與自己的奮戰,很難。

第四十次捐血。

 

◆ 五月


健檢,比去年差,也是應該的。(如果怒氣可以發電,我已經自給自足)

繳稅,比去年多,也是應該的。(母親去世的第二年)

◆ 六月

獵人頭安排了一次面試,最終工作內容和薪資沒談攏,倒是面試官一直追問我如何維持英文程度(就是完全在閒聊的意思),第一次出現考語言檢定的念頭。

布魯斯在離職生效的前三天還在執行 Critical Maintenance,因為該 team 真的戰到最後一卒、已經連續 oncall 三個月,但他總算是解脫了,我還在原地踏步、努力找一個安身之所。

需要儲備大量腦內啡。

bodystep

◆ 七月


布魯斯在既新又舊的工作裡完全悠遊自在。

江湖又有新變化,不驚訝,也不開心,比較像是鬆了一口氣。但對自己的新處境感受有點複雜。

恥力其實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泡在醬缸裡還能效果加倍。

經此一役,我不再相信善惡終有報。

◆ 八月

本山正式由大師兄接任掌門,感覺很微妙的新氣象。

一起在刀殂上當了二年魚肉的戰友瀟灑離開了,我的立場、角色還有座位,也在默默轉移。

大家都在看《半沢直樹》,這劇本我好像不久前才演過 Orz

當台灣人真的很忙,忙著死、忙著活。

◆ 九月

秋節大掃除
大掃除的時節,水管、門窗、心情。

 

 

 

◆ 十月

秋意・美人花被很隨便的詢問,我也就很隨便的答應了。真是很隨便的人生。

終於去考了人生的第一次語文檢定。多益考場很壯觀,場景很像多年前的聯考,包括臨陣磨槍的考生和隨伺在側的家長,我反而像個路人。

接連結束了 進擊的巨人 第一季、冰與火之歌 第五部和第三次 坂の上の雲,密集攝取關於戰爭與人性的一切熱血、思索與扭曲。

半澤直樹講了幾十次「倍返しだ」,都不如鰻魚大人幽幽地說一次「The North Remembers !」讓我一股血氣直衝腦門,對我來說《冰與火之歌》簡直算是療癒系。

◆ 十一月

天忽然就冷了。

收到多益成績,920,跟 做模擬題 差不多,所以不算驚喜,當然還是蠻開心,雖然不知道要拿來幹嘛。

布魯斯駐地印度一個月,回到十幾年前的、雖然熟練但感覺陌生的單身生活。本月之一句(from 最高の離婚):

二人でする食事はご飯だけど、一人でする食事は…エサだ。(兩個人吃,是一頓飯;一個人吃,只是飼料)

Hangouts 視訊很好用,當然,重點還是訊號要穩、頻寬要夠。

某一天,發現其實我已經一點一滴地回到可以把工作和生活分清楚的自己了,有種活回來的感覺,然後我就去燙了頭髮(其實完全沒關係)。

◆ 十二月

espresso接連看了幾本很喜歡的書、換到 0.28x 的日幣、中年布魯斯結束奇幻漂流平安回家、訂在 Q4 的目標滑壘成功、迎接我自己的北國小旅行 … 喜悅充滿。

今年是一杯 espresso,最終留下一點點甘香。

 

 

新的一年將至,對所有曾在那段不快樂的時光幫助、陪伴過我的人,哪怕只是無視我莫名其妙的情緒或一起喇迪賽,都非常感謝、祝福你;至於自造惡因的人,願天理昭彰,早日果報自受(記恨力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