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rumble


奇人一姐

來介紹我職場生涯中遇到的第一奇人。

早在本公司正式成立之前、還只是個籌備處的時候,技術部門只有經理與總工程師,兩位大人共同遴選了頂著留美電算、數學雙碩士的她成為本部門天字第一號員工(這應該也是兩位大人人生中的污點吧),論學歷、年資、年齡,稱她為「一姐」都當之無愧。

» read more ...


請先自重再自助

預約日本住宿,大部份都不需要訂金或押卡號,也許一封email、一張傳真、一通電話,預約就成立了 (其他預約常常也是如此),簡單、方便到一開始不禁會問「真的嗎?」,然而這樣的方便卻被某些人當成隨便,行程變更時不取消,直接 no show,店家的損失漸漸累積成了負擔,雖然 失格的旅人 已流傳了好幾年、雖然北海道的民宿主人告訴我情況已改善

» read more ...


黑白的音樂回憶

看完交響情人夢(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最後一集のだめ的爸爸提到她曾經不愉快的學習經驗,讓我想起在我的童年裡,音樂也代表著「不快樂」。

國小四~六年級,我都待在所謂的音樂(合唱)班,但對選拔的過程卻完全沒印象。雖然學琴,但跟唱歌應該是兩回事,好像也沒做過什麼測試,糊裡糊塗就被編進這個班。同班同學們除了學業成績不錯,家長來頭更佳 (有權、有錢、有名、有關係…),是合唱班,也是所謂的人情班、子弟班,而少數的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