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16-05:初夏東京、鎌倉、江之島


Day 3: 東京(下町のパナマ運河体験クルーズ)

2016/05/22 (Sun)

今天都在城裡活動,睡飽出門再來人形町巡一下 加賀恭一郎 的管區,大部分的店都沒開。

年初還在整修、移往仮宮的 水天宮 已經完工、變成大樓一部分重新開張(?)。

cafe ココノハ~東京スカイツリータウン・ソラマチ店

本日唯一預定行程是東京下町遊船(下町のパナマ運河体験クルーズ),乘船場就在 TOKYO SKYTREE 樹下,先帶小鴨來北十間川岸散步兼看樹,但沒打算爬樹,瞎逛到了裙樓的 東京ソラマチ 覓食。

對這一帶的餐廳沒什麼概念、也沒有準備,單純因為 cafe ココノハ 門口看起來很好吃(?),就直接走進來 😛

Brunch 吃這樣好像有點太澎湃 XD

江戶時代初期,東京多是濕地沼澤,耕種困難、可供發展的土地不足,德川幕府為防洪治水兼運輸貿易,興建運河,水路逐漸完善,發展至 今日的規模

東京有許多遊船公司,這家 ガレオン 有數種行程,我是行前 透過網頁預約,現場付費(現金)。下町のパナマ運河体験クルーズ,出發!

魯夫人呢?在偉大的航道上!

下町のパナマ運河体験クルーズ

扇橋閘門 @ 下町のパナマ運河体験クルーズ

穿過一座又一座日劇裡無數主角奔跑過的橋樑,略有「東京是水都」的實感 XD

看過 當祈禱落幕時 的人,對這段行程應該會更有感。

這段航行 COURSE 重點是東京的巴拿馬運河:扇橋閘門,位在小名木川上,連接水位較低的十間川方向及水位較高的隅田川方向。

選擇坐船,從低一點的角度看東京,是一種新鮮有趣又別有風情的視角。

下一站,ジャニス・ウォン JANICE WONG DESSERT BAR

行前發現了一位新加坡的厲害甜點師 Janice Wong(黃慧嫺) 在東京開了分店,一直掛念著想要一訪,結束下町航行的午後,直奔新宿。

吃驚喜、吃眼界、吃爽就是不吃飽的地方,有機會一定再來享受口腹的奇妙旅程。

Janice Bar Desert Bar

本日吃吃吃最後一站是買晚餐回飯店隨便吃,大河劇配啤酒。

惣菜晚餐

同學聽我報告完本日行程,建議我們兩個以「胃輪海」之名出道 XD

 


2016-05:初夏東京、鎌倉、江之島:

  • 影像筆記

  • Day 2: 鎌倉散步

    2016/05/21 (Sat)

    早晨,開往逗子的橫須賀線列車。

    由鎌倉站搭公車出發,首站 報国寺

    報国寺是室町幕府時代 鎌倉公方 的終結之地( 永享之亂 後足利持氏的嫡子義久在此切腹),境內也有足利一族的墓;目前則以「竹の寺」聞名。

    進入竹庭需要拜觀券200円,可再加購抹茶券500円。

    報國寺的竹庭植有約二千株孟宗竹,綠意光影,甚是舒暢。

    偶爾還能遇見竹筍 😛

    休耕庵 位在竹庭裡,也是報國寺開山仏乗禅師初建的修行處。

    既然來了,當然要來去竹林喝一杯 @ 休耕庵 竹の庭の茶席

    浄妙寺與報國寺隔 金沢街道 相望,是臨濟宗建長寺派的古刹,列 鎌倉五山 第五位。

    說到浄妙寺境內的食處,石窯ガーデンテラス 最有名也最熱門,但是,究竟,為什麼古寺裡會蓋一座洋樓呢?(歪頭)

    我們造訪的是藏在樹林之後的小茶堂,一不小心就會過門不入的 喜泉庵

    開濶的大廣間,手水鉢、枯山水、疊蓆,坐在廊下就是純和式的好時光。

    五月下旬,鎌倉の紫陽花はまだまだ still on its way…

     

    轉進 鎌倉宮

    鎌倉宮的祀神是日本南北朝時期後醍醐天皇之子 護良親王,他作戰時頭盔上有獅子頭祈求平安,是以獅子頭也成為這裡的象徵。

     

     

    塞郎的儀式 #社員旅行

    除了獅子頭,厄割り石也是名物,當然要來進行一個塞郎必備的儀式。

    解厄程序:投百元賽錢拿一個素燒小陶盤,對著它吐一口氣,再往厄割り石上擲碎。

    排在我前面的太太擲出時大叫一聲,結果陶盤沒破… 不知道這樣代表還要衰多久?

    西元 1333 年,後醍醐天皇被鎌倉幕府流放至隱岐島,護良親王舉兵倒幕,吉野城落,被幕府軍圍攻,村上義光 作為影武者穿上護良親王的甲冑誘敵,在藏王堂前二天門的高塔上切腹自殺,掩護親王撤往金剛山。

    幕府滅亡後,護良親王因受足利氏的讒言,以謀篡皇位罪名遭放逐至鎌倉,幽閉於東光寺,又在幕府餘黨舉兵企圖再興的 中先代之亂 中遭受足利直義之命的家臣殺害。如今的鎌倉宮即囚禁親王的東光寺原址。

    因為與護良親王的淵源,境內的村上社有一尊以樹齡逾百年櫸木雕成的、捨命護主的村上義光像,稱為「撫で身代り」,據稱有摸哪裡治哪裡的功效 😛

    オステリア ジョイア (Osteria Gioia)

    回到鎌倉車站附近,來吃 鎌倉 女ひとり旅 推薦的自栽自焙自售的自然派義式餐廳 オステリア ジョイア (Osteria Gioia),上次到鎌倉沒吃到,一直牽掛至今。

    牆上黑板除了菜單,還有一句お昼からワインを飲みましょう!(中午就開始喝吧!),那有什麼問題 XD

    鶴岡八幡宮

    鶴岡八幡宮

    上一次到鎌倉,因為人太多,放棄了 鶴岡八幡宮;這次再來鎌倉,理解到它無論如何人都會太多 XD

     

    遇到前婚儀式,在溫暖的暮色光線中,喜氣洋洋神。

     

     

    站在小町通り路邊喝 鎌倉ビール,夏天就來了!

     

    深川釜匠

    文青到清澄白河是拜訪 Blue Bottle,阿宅則是來拜訪 回向院頭子茂七 宮部阿姑的深川,順便吃個深川丼。

    門前仲町、清澄白河、住吉、豐州一帶都算是深川的範圍,也有很多深川丼餐廳可選,我們是跟著 食べログ 評價找到這間庶民街區裡的小店:深川釜匠

     

    深川丼除了鮮香爽口,飽足之外,還同時有吃了保健食品的安心感,結束吃個沒完的一天 XDD

     


    2016-05:初夏東京、鎌倉、江之島:

  • 影像筆記

  • Day 1: TPE > NRT > 東京

    2016/05/20 (Fri)

    本年度社員旅行,吉日出發。

    不瞭解為什麼要事先把團體票的登機證全部印出來,報到托運流程反而變得有點麻煩。

     

     

    空腹到機場,加上報到流程的一點小折騰,就用 Brunch 來撫慰。

    桃園第一航廈 Bistro 😀 Brunch,應該是最滿意的一次飛機場餐,吃飽喝足,登機時間也到了。

    這次帶的書是吉田修一的《》,飛機上看了《母と暮せば》,我應該是抖 M 吧 XD

    原本以為《母と暮せば》是 藤原佐為 的故事,沒想到後來是把 進藤光 一起帶走 😛

    第一次在成田的 passport control 花了超過半小時。難道是 社員旅行的詛咒

    過海關時,前一位台灣單身男性不僅每件行李都要開箱,還附帶女阿 sir 搜身。但她對我們沒興趣。

    傍晚的京成 information center 開兩個售票口,服務人員都操台灣口音。

    到位在茅場町的飯店安頓好後,出門覓食。

    深夜食堂風的仲前門町,因為怕要陪老闆聊天壓力太大,沒進去吃 😛

     

     


     

    回到飯店,老頭模式全開 XD

     

     

     


    2016-05:初夏東京、鎌倉、江之島:

  • 影像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