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12-10:初春之紐西蘭南島


Day 3: Christchurch > inland scenic route > Oamaru > bushy beach > blue penguin colony

2012/10/02(tue)

Rakaia Gorge @ Inland Scenic Route一號公路是南島東部的動脈,連接主要城鎮,路況好、車流多,就是景色令人昏昏欲睡;轉入 Inland Scenic Route 72 後,前段也還在 Canterbury 平原上,於是我就在風光明媚的紐西蘭道路上,睡著了 z..z..z…

直到接近 Rakaia Gorge,山水景色才終於讓我振作起來。

Inland Scenic Route 沿途的 Mt. Hutt 是基督城附近的著名滑雪勝地,最活躍的季節已過;Rakaia Gorge 設有一個小小的休憩區,Rakaia River 在陽光下呈現清淺的藍,河畔有 JET BOAT 的棧橋,只不過春寒料峭,顯得有些冷清。

出發之前,得知我們計畫經 Inland Scenic Route 到 Oamaru,farmstay host 叮嚀我們兩件事:

  • 注意指標,不要轉錯彎開到 WEST COAST 去。
  • Geradine 住很多退休老人。

所以當來到 Geradine 時,雖然路上根本沒人,還是自動將速度降得很低 😛

由一號公路轉入 Inland Scenic Route 後,因為路小叉多,有些路段編號還會變,如果沒有導航設備,要非常小心留意指標。不知是精神不濟還是真的標示不夠清楚,我們真的在這裡上繞了一些冤枉路。

Oamaru City Centre由一號公路往南跨過的 Waitaki River,即代表由 Canterbury 區域進入 Otago 區(Region 是紐西蘭最高層級的地方行政單位,其下還有次級分區,例如 Oamaru 屬 Otago Region / Waitaki District)

進入 Oamaru 市中心前,公路旁有一間著名的餐廳:Riverstone Kitchen,當我們餓著肚子卻看到「closed tues/wed」時,突然有種熟悉又好笑的感覺 … 這種囧事我們也遇到太多次了吧 XD (結果這一餐變成麥當勞)

在十九世紀後期,Oamaru 曾因淘金、採礦和林業繁榮一時,與一號公路分家後的 Thames St. 上有些頗具歷史風味的建築,與充滿開墾精神的一句話:

Where there are riches there are people; and where there are people, stories flow.

大部分旅人在 Oamaru 停留都是為了企鵝,我們也不例外。MOTEL 老闆告訴我們當天藍企鵝保育區(Blue Penguin Colony)的夜間 TOUR 要 19:45 才開始(藍企鵝清晨出海覓食,天黑才返航,所以 TOUR 會隨日落時間調整)

在等天色暗下來的空檔,我們來到 Bushy Beach,黃眼企鵝的出沒地。山腰上的步道很短,設有兩個觀察的平台,大家拚了命地向遠處的沙灘、岬角眺望,沒想到近在眼前的山坡草叢裡就有留守的企鵝出沒…

許多野外動物觀察的距離都相隔數十甚至上百公尺,沒有望遠鏡/鏡頭會很殘念。
黃眼企鵝 (Yellow-eyed Penguin) @ Bushy BeachBushy Beach海豹 @ Bushy Beach

penguin crossing參加 Blue Penguin Colony 的 TOUR 程序:在櫃台報名後,為我們套上紙腕帶,TOUR 開始前回到這裡集合即可。(有 Luke 問說能不能餵食企鵝,工作人員回答「they are already fed by sea」XD)

企鵝出現時現場要最低的音量與動作,所以大部分時間大家只是默默地坐在看台上吹海風、等待、注視著岸邊的動靜。隨著時間越來越晚、氣溫越來越低,看了一百多隻企鵝上岸後,現場觀眾也差不多逃光了 XD

 

傍晚的 TOUR(Evening Viewing)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坐著等企鵝上岸,價格分為 General Entry 和 Premium Tour,差別在於座位的位置,後者距離企鵝進入保育區的入口只有二、三公尺,前者則有數倍遠。
現場禁止攝影。

因為藍企鵝只有大約 30 公分高,現場光線又十分昏暗,座位距離的確影響甚鉅,只是,企鵝不見得都照著人類設想的路線走,有時也會有小驚喜…

散場之後,在 Blue Penguin Colony 停車場外,遇到一群繞路的藍企鵝;因為距離很近,怕驚嚇到牠們,我們整個僵住,來不及準備好相機,就目送牠們從腳邊走過 … 但相信我們兩個應該會出現在很多當天在場圍觀的相機裡 @[email protected]


2012-10:初春之紐西蘭南島:

  • 影像筆記
  • 旅途小案內

  • Day 2: Christchurch > alpaca farmstay

    2012/10/01(mon)

    NZ 入境單跟日本比起來,NZ 入境需要申告的項目很多很細,Boots 也是其中之一,乖乖作答。

    過了 Passport Control(只要求看回程的 e-ticket)、領完行李後, 海關便會根據申報單逐項檢查。officer 把 Boots 裡外連同鞋底、各個可能夾藏土壤、植物種籽的地方都仔細看過,以為不申報就可以簡化流程嗎?不,因為所有的行李還要再過一次 X 光,所以不要嫌麻煩,誠實才是上策。

    利用入境大廳(其實很小)的 免費電話 連絡租車公司,再到位於航站外的 PICKUP AREA 等待接駁(我們預約的 APEX 在機場沒有據點)。在半夢半醒狀態中,辦妥所有手續,開始我們的十二天旅程。

    行車越是接近 Christchurch 市中心,越能感受到地震的傷害:許多斷垣殘壁仍在圍籬內等待拆除、市區停車變得很容易(因為有些倒下的建築已成空地)、印象中熱鬧的區域如今人去樓空…

    原本的商業中心 Cashel Street 變成 Re:START market:堆疊繽紛的貨櫃屋,有的吃有的買,短短的 shopping 區域末端就是昔日基督城的心臟地帶,目前仍屬於 red zone

    震災後第二十個月: Memorial Bridge Gate震災後第二十個月: Cashel Street (原市中心商業區)震災後第二十個月: re:start mall (Cashel Street)

    看到基督城今日的面貌,我一直揮不去一股惆悵的感懷,好像這個新興國度僅有的少許歷史風味都被摧毀了,但我們當天投宿的 farmstay 、來自蘇格蘭的主人卻說「『最像英國』的東西都不在了, 重新來過做自己, 也沒什麼不好」,是啊,不要再當「英國之外最像英國的城市」也沒什麼不好。

    第一次在紐西蘭嘗試 farmstay,是在 Christchurch 以北約 20KM 的 KAIAPOI,一個名為 Silverstream 的羊駝 (Alpaca) 牧場。

    設備非常齊全(兩房,廚房連洗碗機都有)的 unit 就在主屋旁,待我們安頓好之後,期待的、與羊駝命運的相會(farm tour)隨即展開 …

    草泥馬標準表情這是一種小孩不如大人可愛的動物草泥馬標準表情

    原本對羊駝(alpaca)、駱馬(llama)的認識只有:南美洲、高海拔、口水(很臭,因為來自胃部,可以算是嘔吐物)、還有…草泥馬 XD

    主人為我們釋疑:駱馬多用於載重、體型較大、彎耳短毛;養羊駝則跟綿羊一樣是取毛皮,但價格遠高於羊毛,所以紐澳地區養羊駝的牧場還不少,不過澳洲的羊駝在輸出至歐洲前,需要先送到紐西蘭來隔離(quarantine)六個月,一切沒有問題才能出口,因為紐西蘭的環境更純淨、疾病控制得更好(瞧你驕傲得咧)

    好奇心旺盛好奇心旺盛好奇心旺盛

    羊駝除了長相可愛到一個無法無天的程度外(應該也是少數大人比小孩可愛的動物 XD),性格上,充滿好奇心(發現我們這些外來者,會持續行注目禮)、膽小(據說牧羊犬太過活躍會讓牠們壓力很大)、害羞(蹲下來比較容易與牠們親近)、溫柔(好奇到一個程度會輕輕地聞聞你)、其實不會亂吐口水(主人說這招是羊駝間打架時的武器)、體味不重、叫聲像小貓 …

    光看著羊駝的臉,就是一種療癒啊~~~


    2012-10:初春之紐西蘭南島:

  • 影像筆記
  • 旅途小案內

  • Day 1: 台北 > 新加坡轉機 > Christchurch

    2012/09/30(sun)

    魔戒遠征隊再出發好像是近年來第一次搭乘下午起飛的班機,不必摸黑出門,但也擔心交通堵塞。正好是台北捷運東門站通車首日,由頂溪搭乘直通列車到行天宮轉長榮機場巴士,很方便順暢地在報到櫃台開櫃前便抵達桃園機場第二航廈。(SQ877 表定 14:25 起飛,12:00 左右才開櫃)

    領了 線上結匯 的紐幣現鈔、辦妥保險,外加一杯 venti Latte,才順利擺脫兩個大行李。(經新加坡轉機,行李直掛 Christchurch)

    魔戒遠征隊再出發!

     

    新航 A330-300 (SIN_TPE) SQ877 由 A330-300 執飛,個人娛樂系統的螢幕大、節目選擇多、周邊設備齊全,四個半小時的航程過得很充實,還可以順便為手機充個電。

    適逢中秋佳節,飛機餐附贈月餅一顆。

    飛機準時在 18:50 降落在新加坡樟宜機場,接著,刺激的來了…

    這次新航開出的票是 SQ877 接 SQ297,表定在新加坡轉機時間只有 55 分鐘,但當我們實際上走下飛機已經剩下 45 分了,機場的班機訊息顯示 last call,而我們還必需從 T2 換到 T3,於是開始機場狂奔 … (好像上次在 Auckland 機場狂奔的 Déjà vu Orz) 來到在登機口之前還有一道安檢,等前面先生慢條斯理掏口袋時,班機訊息已經變成 gate closing,瞬間冷汗直流…

    結果,來到登機口(A1)時,看到的是大排長龍的景象(數十人的隊伍正在排隊登機),登時真是雙腿發軟 Orz 大約又等了十分鐘之後,我們才踏進機艙。

    當我坐在往 Christchurch 的飛機上,其實想不起新加坡機場是什麼樣子,只記得自己緊張的心跳聲… 我再也不要嘗試這麼驚心動魄的轉機了 T_T

    魔戒遠征隊再出發樟宜機場狂奔last minute

    魔戒遠征隊再出發 樟宜機場狂奔 last minute

    雖然由新加坡到 Christchurch 航程超過九個半小時,但並不表示飛機比較大或比較好,或許是 Christchurch 機場不大的關係,SQ297 是由 B777-200 飛,當場螢幕就小一號,娛樂節目也少(想接著看完「僕らがいた」的計畫破滅),幸好,我帶了小說來渡過飛機上總是難眠的夜。

    新航 B777-200 (SIN-CHC)新航過夜包飛機 (晚) 餐

    新航的飛機餐普通,不至於餓到就好;過夜包是 GIVENCHY,內容是襪子和牙刷;熄燈後空服員經常巡迴送點心和茶水;選到一個好位子(前段最後排,安心放下椅背;離廁所近,無後顧之憂 XD),這一夜過得還算舒適。


    2012-10:初春之紐西蘭南島:

  • 影像筆記
  • 旅途小案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