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利品》御朱印

為旅程留下紀錄的方式百百款,明信片、紀念章、(starbucks)馬克杯…或是線上打卡。大約是三年前(2010),我們開始在遊日時收集御朱印。

 

較具規模的寺院通常設有朱印處(也可買到各具特色的朱印帳),一般是在參拜後將朱印帳交由執事人員墨書、蓋上朱印並押注日期,這具有(祭神)本尊書寫、守護的意味,所以朱印帳可視為經書,不能拿來隨便塗鴉、蓋紀念章,不能亂塞亂放,而且請寺方寫朱印要付日圓數百,也因為多一份慎重,讓這份紀錄濃縮了更多東西。

※ 有些香火特別鼎盛(?)的寺院,會在入口處收件、出口取件,留意標示。

※ 有的寺院提供一種以上的朱印,在朱印處會有範本,可指定,當然也可以全部都來一份,料金需乘上數量。

 

御朱印

 

我們的朱印之旅起點是無宗派且最早對女性庶民開放、在日本也是「一生要來一次」等級的 長野善光寺,當時並沒有特別安排,現在想來倒也別具意義。

這本朱印帳隨著我們遊歷信州、北陸、飛驒各地,紀錄的多是武將的足跡。

 

御朱印

 

御朱印帳後來,雖然第一本朱印帳尚未寫滿,在高野山又買了第二本,一來因為近畿地方古寺名刹多,與其他地方的風格不大相同,想要做點區別;再者衝著「高野靈木」四個字就很難忍住不下手啊 :P

執事人員落筆時也會有些潛規則(位階上的默契?)。例如我們在高野山壇上伽藍買了朱印帳,負責的僧侶卻是從第二頁開始寫,爾後金剛峯寺也接在其後,當時搞不清用意又不好意思問,後來奧之院(弘法大師御廟)的執事人員毫不猶豫地就在第一頁落筆 … 原來如此。

 

御朱印

 

大部分的朱印都是現場揮毫,風格各異(當然難免也會有落漆的時候 :P),另外,遇過兩次是刻成印章蓋出來的御朱印:

  • 嵐山天龍寺,聽說要買朱印帳才能獲得真人手寫。
  •     

  • 晴明神社的據說是晴明第 34 代子孫、幕末(明治)陰陽頭土御門晴雄的筆跡,既然有淵源就欣然接受(顯示為容易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