ㄎㄛ到頭事記

五月底發生了一件囧事, 小小的血光之災, 紀錄如下:
血光之災 @ 永和耕莘 by SE Z520i● 因為 NB 放在一個較矮的茶几上, 案發當時我原本是趴跪在沙發上 (像在 鑽轎底, 此姿勢不良, 戒之!), 突然站起來, 便發現眼前一片漆黑, 走了兩步便失去平衡 (應先坐或蹲下休息、穩定一下), 跌倒 ㄎㄛ 到頭 (受害者是四方形的餐桌腳), 然後布魯斯就抓著我搭小黃直奔永和耕莘急診室 (小黃沒有拒載極短程, 足感心~) orz
● 傷口是撕裂傷, 據說不深, 剃掉局部的頭髮做縫合 (我沒看到傷口、醫生也沒告訴我縫了幾針、也不知道要不要拆線← 等回診再說), 流血應該也不多, 只是沿著頭皮流下來、手上臉上衣服上都有血跡的 feel 有點恐怖 @@
● 當天急診室氣氛平靜, 沒有遇見嚴重的 case, 我在縫傷口時, A護士一直在向B護士 complain 離婚談判問題。
● 在急診室縫傷口、打破傷風 (很痛)、抽血&照X光檢查並打了三分之二瓶生理食鹽水, 共約 2.5hr, 全部費用 NT400 (掛號費)
血光之災 @ 永和耕莘 by SE Z520i● 在急診室做的血液、X光檢查結果正常, 醫生說應該是姿勢性低血壓, 加上飢餓狀態血壓較低的加乘效果 (所以不是直接餓昏的啦)。我是規律捐血者, 平常沒有低血壓的毛病, 只能說, 一切都是意外啊 ~~
● 當天會有嘔吐感 (但沒吐), 現在只剩傷口痛, 和被撞到有點秀逗 (所以那段期間的行為本人概不負責) @@ 最難捱的其實是禁咖啡因 Orz
● 因為各位有經驗人士的反推薦, 沒有買乾洗頭。solution 是三分之二面積正常洗頭, 接近傷口的三分之一用酒精 (SARS 期間剩下的) 擦拭頭皮, 兩人四手, 大概花了 30min。
● 回診兩次, 縫合一週後拆線, 恢復正常梳洗方式。
※ 以上圖片是當天在急診室用手機拍的無意義變態照 😛
雖然過程很囧, 但繳了那麼多保險費, 還是要鼓起勇氣告訴業務員這個離奇的故事 …
診斷證明結果, 我的保單中總共有三個附約做了理賠:
● 住院醫療: 門診手術定額
● 終身住院醫療: 門診手術定額
● 意外傷害醫療: 意外醫療實支實付
總理賠金額超過實支的好幾倍, 就當作精神補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