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字這條路 (1) — 診斷疑似子宮內膜癌

四重奏》名言:「人生には三つ坂があるんですって、のぼり坂、下り坂、まさか」(人生中有三種坡道,上坡道、下坡道、意想不到)

2020 年末走到一個名為「意想不到」的路口。

◆ 個人狀況

2020-12 時間點:

  • 49 歲又 8 個月,BMI 19,體脂 22,有運動(重訓 + 有氧,每周 2~3hr)習慣
  • 口味還算清淡、講究,不菸,能飲但不酗酒(聚會以外,紅白清果實酒每週不會超過 500cc,啤酒避免)
  • 不曾生育
  • 沒有長期用藥,規律吃保健食品:益生菌、B 群、芝麻明 E、維生素 D、莓果萃取(列出來感覺真不少)
  • 每年全身健檢
年度健檢後十天身體出現異狀、一個月後被診斷疑似癌變,會對健檢產生懷疑嗎?我個人不會。

從 2012 年起每年健檢,瞭解健康資訊有股安心感,具體知道該追蹤哪些狀況,也及早發現處理了腺瘤型的腸息肉,布魯斯的B肝、幽門桿菌、腸息肉也因為健檢得以快速反應,我這次遇到的問題基本上在健檢守備範圍之外(狀況很不典型),就是視作一個まさか考驗。

◆ 宿疾/子宮肌瘤

2012 年中 健檢發現有最大 2.14cm 的兩顆子宮肌瘤,開始到家附近的地區醫院婦科定期追蹤。

2017 年中,肌瘤長大到接近 6cm,醫生突然跟我說要處理了、(因為我已 45+,所以)建議把子宮摘除。

這個建議來得太突然,想想還是多聽幾個意見,陸續看了雙和、中山和北醫三處門診,完全沒有醫生提起需要手術處理,更不要說摘除子宮,後來這事就擱下,我也開始改在北醫繼續追蹤肌瘤。

因為我不曾有任何不適,生理期也一向如教科書上寫的那樣精準,年齡的關係,醫生的建議是與肌瘤和平相處並持續追蹤,希望在進入更年期後可以自然緩解。

◆ 異常出血

2020-9 有亂經的情況(生理期來了兩次),因為我的生理期一向規律,所以追蹤肌瘤時特別跟醫生提到這點,她看了陰道超音波後判斷內膜狀況正常,叮嚀我如果再發生就回門診,否則就半年後再繼續追蹤肌瘤。

2020-10 生理期無事終了。

2020-11-14 年度健檢,除「繼續追蹤」也是無事終了。

2020-11-24 生理期第四天,(凌晨)夜裡發生兩次尿床規模的異常出血,在沒有任何不適的情況下,感覺很超現實。當日上午正好醫生有門診,也幸運掛到號,在進入診間之前我都覺得自己很冷靜,直到見到醫生忘了給健保卡就語無倫次個沒完 …

醫生無法直接斷言發生原因,給我 if then else 幾種可能性與做法(止血 > 調經 > 刮除內膜),先做檢驗並領藥希望控制症狀(止血)。雖然我已經大失血了還是再抽三管送驗。

2020-12-01 用(止血)藥效果不彰,藥一停症狀就再起,回診。

醫生使用排除法:超音波排除了結構上是肌瘤影響/造成出血;由抽血檢驗結果看,作為更年期指標的 FSH (8.7)、E2 (182) 都還離停經很遠,推測是暫時性亂經加內膜過厚,處方是換成調經藥(雌激素 + 黃體素),觀察到下一個週期。

今年以來由兩位醫師 + 健檢,總共做過三次 CA125 (女性生殖器官的腫瘤標記),數據(參考標準是 < 35)分別是:
06/10  26.51
11/14  17.2
11/24  16.5

… 🤷

2020-12-14 調經藥的效果不如預期,七天的藥一吃完又開始出血,醫生聽完症狀立刻就說「這樣不行,明天就來手術(做子宫鏡)!」(登楞)

即刻獲得門診手術通知單一張,跑完所有檢驗、諮詢天都黑了。期間還接到總醫師來電把手術提前到第一台刀(0730 要報到)

2020-12-15 0815 麻醉 1000 醒來,手術結束。回家後除了麻藥退去的頭暈噁心昏睡一下午及少量出血外,一切平安。

2020-12-16 北醫麻醉科來電關懷,託您的福,沒有任何不適,食慾都回來了。

◆ 癌變診斷

2020-12-22 回診。透過子宮鏡取出的組織病理切片報告出現不好的內容(至少是癌前病變,不能排除是一期 子宮內膜癌,於是往下一關(子宮內膜癌分期手術)邁進。

醫生宣布這種消息的場景跟電視演的不一樣,不會支支吾吾,也沒有叫家屬進來的橋段(家屬也沒來 XD),就直接阿莎力說:來開刀吧!

突如其來的宣告,當場沒有太多情緒,資訊雪片般飛來令人措手不及,就看著主治醫師和助手、護理師手忙腳亂地填一堆單子、預訂術前檢查、確認時程 … 處理完準備程序從醫院返家路上,才湧上一股「啊!竟然發生在我身上!」的惆悵,並反覆咀嚼醫生的那句「如果手術後確認不是(癌症),也要想作是好事」

其實這個場景感覺有點熟悉,1991 年的暑假,見到醫生五分鐘之內就被宣告「只能開刀了」,一個人接受、消化這個震撼,過了好一陣子才慢慢湧出一些情緒。

差別是三十年前覺得人生才剛要開始怎麼就要面對一堆限制,這次則是已經明白人生走到這裡,只有取捨,沒有十全十美的答案。

 

「疑似」是一個 magic word,充滿希望與不安,對我還有一股「啊,這就是人生下半場」的感覺,說不上激動還是平靜,那是個晴天的午後,我走了一趟熟悉的廟宇寺院,向一直很照顧我的神明報告,請求祂的守護。

手術前的上班日,整理手邊的工作,通知相關同事將要休一段長假,感受的確有點複雜。我個人並不介意別人知道我身體出了狀況,但主動去提、去解釋又覺得很怪,也有點害怕對方露出太濃烈、世界末日般的表情(或天外飛來各種偏方) … 這是「變成當事人才懂」的心情之一。

年度健檢原本安排了低劑量肺部斷層,當天因為已額滿乾脆跳過;醫生這次開的術前影像檢查是骨盆部位 MRI,想想還是在術前把肺部檢查也補完比較放心。過去聽過無數次「看起來很好」,每次我都報以禮貌微笑,因為我也覺得自己很好;這次聽到這句「看起來很好」,開心到想跟醫生說「來,阿姑親一下」(住手!),因為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好不好 … 這是「變成當事人才懂」的心情之二。

另外就是很現實的費用問題。三年前剛重新檢視、補足醫療險的保護網,我真心感謝當時的自己做了這個決定,繳保費不就是為了在まさか路口看到這句話 …

 

希望隨著新年到來的,會是平安的答案 🤞🙏

NEXT:

 

2 thoughts on “病字這條路 (1) — 診斷疑似子宮內膜癌”

  1. 這醫師算是 aggressive,一次解決可能的病源。
    以後自己不能分泌賀爾蒙了,可能情緒會有變化,要先跟玩鋼彈的說,要他逆來順受。
    祝 平安 健康!

    1. 醫生對待肌瘤是和平相處、沒症狀不要動它、不要亂吃藥或補給品派;但異常一發生,像是觸發她的警鈴,決斷快又積極(所以我們合得來?)

      布魯斯很棒很支持,我會設法把情緒留給牛鬼蛇神 😉

      總之希望平安,也祝你一切都好,凡事順利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