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機場歷險記

從薄薄的雲霧中降落在Auckland機場, 機坪似乎仍沈睡著, 晨光中的紐航魔戒彩繪機份外醒目, 大家急切私語著, 快門按個不停….
一夜沒睡(以台北時間而言, 現在才凌晨兩點, 一夜還沒過完), 腦袋混混的, 小腿腫脹得有點疼痛; Auckland航站裡的模樣還算熟悉, 疲倦摻著一點點興奮, 拿了一本任人自取的觀光資料「ARRIVAL」, 開始進入無止盡般的通關隊伍; 這段時間, 這本ARRIVAL我翻了兩遍, 其實沒什麼好看, 雖然它叫visitors’ guide, 但也沒多大幫助, 因為看完兩遍, 還是通不了關….
查驗證照大約有四、五個櫃台, 有一個是有殘障人士或五歲以下幼兒同行者專用, 剩下的由所有非紐藉的人share, 不多, 大概二百多個而已; 在嗡嗡的人群聲裡有不少聲音來自中國, 接著又有位亞裔的驗照官以中文略嚴厲的口吻要求一位中國女士到一旁去重填入境卡; 這裡queue的方式不能自己選counter, 我暗暗祈禱著, 轉機時間有限, 別在這裡跟我擼為什麼 Republic of China=Taiwan≠China
說到轉機, Auckland機場訂的是九十分鐘, 航空公司據以安排轉接班機, 我不知道這個時間是指在什麼狀況下, 但顯然不是星期天的早上七點
隊伍是single queue, 好處是讓人覺得離目標不遠而且一直在移動…. 只是怎麼也到不了終點~~ 其實很少人被多盤問什麼, 同一份簽證申請的人也可以一起驗照, 但窗口有限, 還是慢…. 一群睡眠不足面無表情像僵屍一樣的人緩緩移動著, 偶爾有人激動了起來… 噢, 他轉接的班機要飛走了….. 鼓足勇氣的中年男子舉手求救, officer溫柔客氣的告訴他「I can do nothing for you….」….
時間逼近九點, 我們終於分到一個櫃台, 一個長得有點像聖誕老人的驗照官, 什麼都沒問, 很阿莎力的蓋章祝我們玩得愉快!
在Baggage Claim前我們其實猶豫了好一下, 不過台北地勤告訴我們直掛, 而且行李存根上又印著DEST-CHRISTCHURCH, 我們決定帶著一點點心虛走向Green Lane(have nothing to declare–不需申報, 嗯, 我們的確是have nothing), 這時officer給我們最後一次機會「no baggage ?」(通常行李需要在這裡再過一次X光); 不過殘酷的事實很快發生, Qantas櫃台的staff很堅決的告訴我們, 這裡是root(我們由這裡入境), 所以行李要領出來再拖運一次, 然後玉手一指 -- 找 Baggage Service
Baggage Service就是在提領行李處旁的服務窗口, 但因為我們已經出關, 不能原途折返, 必需從外側門連絡; 它位於機場外一側、旅客罕至的地方, 外頭有幾個正在休息的工作人員, 我們鬼鬼祟祟、楚楚可憐的樣子一開始並沒有打動他們, 仍然自顧自的抽著煙, 直到我們快把服務鈴按壞都沒得到回應, 一位先生終於向我們問了航班又打了通電話, 解釋了一大篇處理規範(抱歉, 雖然我點頭如搗蒜, 但神智不清, 有聽還是不很懂, 反正結論就是我們必需等到負責這家航空公司的人來處理), 不久出現一位目前為止笑容最為可掬的女士, 是的, 救星!
我們跟著她進入辦公室, 與Baggage Claim仍隔著一道管制門, 必需由她進入幫我們找出來; 描述完行李的長相後, 女士眼中的光芒消失了大半, 因為轉盤上至少五成的行李都符合那些條件, 最大的特癥就是沒什麼特癥 O_o” ~~ 我們隔著窗引頸搜尋著….時間快速流逝, 腦子慢慢醒過來, 終於想到在東京Disney買的行李掛牌, 女士眼中的光芒再現「oh.. Mickey Mouse!」
行李與我們僅一門之隔, 但得先做安檢, 且不是依一般程序, 而是要由officer手工作業, 那officer呢 ? 在忙! OK, 是我們自己的錯, 當然要無怨無悔的等…. 等等等…. 阿sir來了, 行李箱裡什麼阿里不達的東西都要在眾目睽睽之下逐一打開, 幸好行前收拾得還算可以, 除了變壓器、image tank因為長相敏感多花了點時間, 過程算是相當順利, 他簽名了… 啊… 我們開心得差點衝進去… 嗯 ? 還要等 ? 等另一個officer來簽名放行, 人呢 ? 也在忙! OK, 我們當然還是要無怨無悔的繼續等…. 等等等….往Christchurch的飛機半個小時後要起飛, 我們開始拿出機票研究萬一趕不上, 還能怎麼辦~~
這時 Baggage Service 窗口前出現兩個無法英語表達的東方臉孔, 女士問我是否能說Chinese, 雖然我直覺他們應該不是中文人口, 還是硬著頭皮上, 果然他們回答我一串密碼般的語言, 但有一個keyword -- Vietnam, 噢… 女士還在想溝通方式時, 他們竟放棄求助, 笑笑的離開, 問題到底是什麼仍是個謎~~
在我們對每個穿制服的 officer 都流露出渴望的眼神後不到十分鐘, 簽名的人來了, 我們道謝再三後, 他和女士又祝我們玩得愉快! 是的, 首先, 我們要先跑得愉快~~
Intl. Terminal的轉機櫃台字幕跑著起飛前四十分鐘的班機直接到 Domestic Terminal 辦理, 而20min一班的接駁巴士又才剛離開, 於是拔腿就跑! 兩個 Terminal 之間有一段大約一公里漆著藍白線的步道, 我們背著、拖著行李, 跑得氣喘如牛兩腳發軟, 最後以滑行方式到達已經空盪盪的Qantas櫃台, 一抬頭, staff親切的對我微笑說「Good Morning!」
幸好剛開始登機, 我們混在人群裡不致變成delay的罪人; 坐在最後一排、最後兩個位子, 布魯斯很安心的睡去, 我倒是完全清醒了~~
PS.算是救星之一的Mickey Mouse掛牌在回台灣途中不見了(maybe拖運時被扯斷), 正式功成身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