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Day 9: 函館 > 札幌 > 蝦蟹合戰

2002/5/20(mon)

從我們住進 pension 後, 就沒再與老闆娘或其他工作人員照過面了, 有一個像信箱的洞, 告訴我們要離開時若還是沒有人, 鑰匙投進去即可。

一早雨勢加大, 讓我們的不甘心少了一些 — 反正雨不是只下在我們要玩的時候。下樓時老闆娘正好開著BMW到達, 跳下車淋著雨對我們打躬作揖, 要我們下次務必再來…這麼可愛又美麗的地方, 當然! ^^

往十字街搭市電的路口, 三角窗有一家小小的麵包店, 出爐的香味遠遠吸引著我們, 價格也合理。上了スーパー北斗, 這是我們最長的一程火車旅程, 經過大沼公園時, 有一對還扛著重裝備的台灣自助者上車, 為什麼知道 ? 因為他手上拿著一本MOOK, 呵!

出札幌站已經下午三點, 變裝後要去另一個芭樂又不得不去的地方 — 狸小路。在地下鐵すすきの站, 橫跨七個丁目的商店街, 對我們好像沒什麼吸引力, 只在新倉屋買了兩串丸子, 轉到ラーメン横丁, 令我們意外的狹窄(兩個人並肩走都有點困難)且小小的髒亂, 引不起我們的食慾, survey了すすきの附近的美食處, 決定這餐放手一搏。

選了東急inn對面、F-45 building 12樓的「蝦蟹合戰」, ¥4000食べ放題(吃到飽), 一份包括帝王蟹、雪場蟹、毛蟹, (當然還有壽司、炸蝦、茶碗蒸之類可點, 但那些都不重要 ^^), 可無限續點, 烹調很簡單, 只是燙熟而已, 而且是冷的, 我們蠻能適應這種吃法, 覺得彈性足且鮮味四溢。

腦子覺得飽了, 但心還想再吃, 又續點了兩隻毛蟹, 手不自主得不停的剝, 這就是所謂螃蟹地獄吧 @@

捧著肚子回飯店, 想到快要回台灣, 真是捨不得 ~~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 影像筆記

  • Day 8: 函館 > 五稜廓 > トラピスチヌ修道院 > 函太郎迴轉壽司 > 函館山夜景

    2002/5/19(sun)

    天空亮了點, 雨卻一點都沒變小~~ 在函館站前買了函館バス、市電、市營バス共用的one day pass, ¥1000。

    搭市電到五稜廓, 路邊插滿了今天下午開始的五稜廓祭旗幟及屆時交通管制的告示, 在寒雨不絕的冷清街頭, 真令人擔心這場泡在水裡的祭典要怎麼熱鬧起來 ~~~

     


    五稜廓是五芒星狀的城廓設計, 舊幕府與天皇軍最後內戰—「箱館戰爭」(1868)的古戰場。身為函館觀光名所, 又逢假日, 歐巴桑與高中生軍團是絕對不會少的, 喧喧鬧鬧沒什麼歷史場景的沈靜, 隼雄土方歲三的相前擠了一群群讚美他很帥的女孩, 上到展望台也沒什麼好好拍些照的機會, 人群推擠著向前, 繞一圈就下樓, 有被搶劫的感覺 >”<

     

     

     


    從五稜廓搭112號函館バス到「トラピスチヌ入口」, 如果搭到湯川團地北口, 據地圖上描述, 走到トラピスチヌ修道院是15分鐘…實際上, 我很懷疑(覺得太樂觀了)… 地圖上說從トラピスチヌ入口到修道院要3min, 但實際上我們大概花了十分鐘(沿公路的上坡)。

    トラピスチヌ修道院創於明治31年(1898), 嚴格的沈默戒律氣質, 即使仍然有絡驛不絕的旅行團, 也都收斂許多, 一般人也可以入院內參觀, 男性要事前預約, 修女們好走避。我們只在庭院裡逛逛, 修女們各項手工製品販賣部有售, 一盒小海綿蛋糕要價¥1000, 看在是手工別處又沒得買的份上, 也就下手了~

    修道院旁就是市民之森, 有些造景和綠地, 櫻花還開得滿滿, 只是被雨打得落花流水一地都是…天氣很差, 市民都躲在家裡, 只有我們兩個阿三坐在觀光案內所裡吃蛋糕 @[email protected]

    搭10-6函館バス到湯の川換市電回函館站前(經過五稜廓時, 發現果然沒什麼祭典氣氛 Orz), 正好雨勢稍歇, 抬頭看看路口, 時間下午二點半, 氣溫十二度。

    其實來到函館, 腦中一直迴盪著一個旋律 —石川小百合的「津輕海峽冬景色」, 無論如何也要去看看摩周丸(退役的青函連絡船之一), 她就停在車站斜後方的港邊, 嗯…我想, 也許晚上有燈光時、遠遠的看是最好的方式, 白天的她舊舊的、鏽鏽的、充滿魚腥味的、孤單的停在那裡, 有點小淒涼~~

    遠近馳名的函館朝市早已打烊, 但食堂裡仍熱鬧著, 電視、圖片裡肥美的螃蟹也還在攤位上招手, 吞吞口水, 晚上還有大攤的呢…

    看看地圖, 找殺時間去處, 決定到「土方歲三最期所」(last living place), 離車站徒步約十分鐘, 種種指標都顯示已經到了, 卻怎麼也找不到, 在社區鑽了一趟, 原來它在某社福大樓的前院一隅。土方歲三, 舊幕府時代暗殺集團新撰組的傳奇人物, 有名的美男子, 在與天皇軍對抗的箱館戰爭中, 據說在一本木關門前(就是這個最期所)中彈身亡, 得年34。

    為了搭一搭明治時代的古蹟「箱館ハイカラ號」(暱稱「チンチン電車」)又回到十字街, 車體內全木製, 看來蠻高級的絨布座椅, 從前方上車(跟其他市電不同), 也沒有投錢或刷卡的設備, 配有車掌小姐一名, 上車後她會來問乘客目的地再買票, 下車交給司機; 雨沒停, 元町建築籠罩在烏雲之中…

     


    從站前搭市營6號公車, 在宇賀浦町下車, 「函太郎」就在對面, 現在時間下午四點半, 我們準備晚餐了~~~

    店內仍然客滿, 我們還是小等了一下, 上了餐桌後就準備大開殺戒了!! 比台灣的迴轉壽司至少大一倍, 多種食材目不暇給, 還可以跟檯邊的師傅單點(手寫嘛ㄟ通), 也是照盤子算錢, 殺到晚上六點, 拍拍肚皮, 結帳日幣四千五, 俗啦!!

     


    再度回到函館山纜車站前, 雖然雨沒有停, 情景已與昨天全然不同, 排隊等上山的高中生軍團從乘車口一直排到路口幾乎要把車站繞一圈, 遊覽車還不停的搭載旅行團上山, 顯然這一程會很tough …

    來回纜車券定價是¥1160, 在五稜廓拿的割引有點聊勝於無的小折扣; 纜車是大型沒座位的, 可以塞一百多個人, 單程只要三分鐘, 但密閉空間裡尖叫不斷, 三分鐘都嫌太長 >”<

    函館夜景不負美名, 天還沒全黑華燈初上時有種讓人摒息以待的魅力, 從各種軍團中殺出血路, 在頂層展望台卡到一個好位子, 寒風細雨蠻夷鴃舌中, 堅忍的等待 ……上天沒有折磨我們太久, 天漸黑山嵐也漸起, 美景稍縱即逝只屬於有耐心的人~

    回到 pension 打開窗, 啊 ~~~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 影像筆記

  • Day 7: 登別 > 函館 > 元町 > 金森倉庫群 > Carl Raymon > garden house cha cha

    2002/5/18(sat)

    天氣預報說會下雨, 毫無意外的一早雨霧濛濛, 寒意加重。

    早餐又是擺一整桌, 湯豆腐跟在京都吃過的一樣沒什麼味道, 昆布和柴魚熬的高湯, 只能用「非常清淡」來形容 😛

    上了往函館的スーパー北斗, 正是午餐時間, 日本人幾乎人手一個「駅弁」, 入境隨俗, 體驗一下不試可惜的火車便當(每條路線販售的都不太一樣), 各買了一個「特製幕之內–旅之繪手紙便當」(包裝上有一塊可以剪下來當明信片, 已經弄髒了? 並不會, 日本人的龜毛設計怎會忽視這點 :P)和「石狩鮭」, 不便宜, 但另有一番風味。不過吃便當時有一個意料外的問題, スーパー北斗是傾斜式列車 (振り子式車両), 過彎時車身會明顯傾斜, 要注意固定好餐桌上的食物 😛

    到達函館時, 奇蹟沒出現, 雨勢還是不小, 月台的對面停著每個JR站都在促銷的Doraemon號, 月台上有一個Doraemon真身和他的小票亭提供拍照, 主題曲大聲的播放著, 車身其實看得出是較舊車型改裝的, 包裝得讓大人小孩趨之若騖, 擠在Doraemon車廂裡看影片的甚至都是看來與我們年紀相仿的乘客, 真是跨世代的童年記憶。

    函館是個不大卻十足觀光的城市, 站前的觀光案內所服務人員通英文, 地圖也有各種語言版本。搭上市電往十字街, 雨不停下實在讓心情開心不太起來, 摸著路上了大三坂找到今晚投宿的 pension ; 一樓Café營業中, 對兩個外國人感到有點緊張的樣子, 老闆娘熱絡的介紹環境, 英文不行, 幸好日文還略可溝通, 落地窗外是元町和函館港……天哪, 許我一點陽光吧 ~~~

     

     


    冒著風雨出門, 元町街上仍遊客不絕(旅行團的小旗到處飄揚), 買了二館聯票進舊公會堂和舊英國領事館, 天氣很暗, 大家都有點被掃到興的感覺。不是很喜歡舊公會堂的用色, 俗得令人驚訝, 舊英國領事館則很沈靜, 有一個看起來很優雅但很搶錢的Tea Room。

    函館雖然位在北海道南端, 但卻不如概念中的是最高溫的地方, 看到了不少櫻還開著、鬱金香才含苞、最是盛開的是類似山杜鵑小花兒, 可惜都被雨給打得了無生趣 Orz

    到達函館山纜車站時, 很冷清, 一抬頭看得我們都傻了, 纜車線根本望不到盡頭, 夜景是鐵定報銷了 ~~ 超沮喪的心情就讓人想大吃一頓好的(雖然沒upset也想吃好的 :P), 找到東本願寺函館分寺對面的Carl Raymon, 吃了pasta和手工薄皮pizza, 稍稍撫慰了我們的心靈 ^^”

     


    為了顯示我們堅強的遊玩意志, 不被風雨打倒, 下山轉進港邊的金森倉庫群和西波止場; 倉庫群內部是洋館(有點像陽春版的百貨公司), 進了門人家正在放驪歌 — 要打烊了 @@

    雨中的港邊連燈火似乎都不燦爛了, 西波止場是個很大的生鮮超市(附有餐廳和Café), 雖然 pension 附廚房, 但我們並不想這麼勞煩自己, 又買了一盒地域限定的饅頭, 這回是cream口味, 還是好吃(容易滿足 XD) !!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 影像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