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8: 函館 > 五稜廓 > トラピスチヌ修道院 > 函太郎迴轉壽司 > 函館山夜景

2002/5/19(sun)

天空亮了點, 雨卻一點都沒變小~~ 在函館站前買了函館バス、市電、市營バス共用的one day pass, ¥1000。

搭市電到五稜廓, 路邊插滿了今天下午開始的五稜廓祭旗幟及屆時交通管制的告示, 在寒雨不絕的冷清街頭, 真令人擔心這場泡在水裡的祭典要怎麼熱鬧起來 ~~~

 


五稜廓是五芒星狀的城廓設計, 舊幕府與天皇軍最後內戰—「箱館戰爭」(1868)的古戰場。身為函館觀光名所, 又逢假日, 歐巴桑與高中生軍團是絕對不會少的, 喧喧鬧鬧沒什麼歷史場景的沈靜, 隼雄土方歲三的相前擠了一群群讚美他很帥的女孩, 上到展望台也沒什麼好好拍些照的機會, 人群推擠著向前, 繞一圈就下樓, 有被搶劫的感覺 >”<

 

 

 


從五稜廓搭112號函館バス到「トラピスチヌ入口」, 如果搭到湯川團地北口, 據地圖上描述, 走到トラピスチヌ修道院是15分鐘…實際上, 我很懷疑(覺得太樂觀了)… 地圖上說從トラピスチヌ入口到修道院要3min, 但實際上我們大概花了十分鐘(沿公路的上坡)。

トラピスチヌ修道院創於明治31年(1898), 嚴格的沈默戒律氣質, 即使仍然有絡驛不絕的旅行團, 也都收斂許多, 一般人也可以入院內參觀, 男性要事前預約, 修女們好走避。我們只在庭院裡逛逛, 修女們各項手工製品販賣部有售, 一盒小海綿蛋糕要價¥1000, 看在是手工別處又沒得買的份上, 也就下手了~

修道院旁就是市民之森, 有些造景和綠地, 櫻花還開得滿滿, 只是被雨打得落花流水一地都是…天氣很差, 市民都躲在家裡, 只有我們兩個阿三坐在觀光案內所裡吃蛋糕 @[email protected]

搭10-6函館バス到湯の川換市電回函館站前(經過五稜廓時, 發現果然沒什麼祭典氣氛 Orz), 正好雨勢稍歇, 抬頭看看路口, 時間下午二點半, 氣溫十二度。

其實來到函館, 腦中一直迴盪著一個旋律 —石川小百合的「津輕海峽冬景色」, 無論如何也要去看看摩周丸(退役的青函連絡船之一), 她就停在車站斜後方的港邊, 嗯…我想, 也許晚上有燈光時、遠遠的看是最好的方式, 白天的她舊舊的、鏽鏽的、充滿魚腥味的、孤單的停在那裡, 有點小淒涼~~

遠近馳名的函館朝市早已打烊, 但食堂裡仍熱鬧著, 電視、圖片裡肥美的螃蟹也還在攤位上招手, 吞吞口水, 晚上還有大攤的呢…

看看地圖, 找殺時間去處, 決定到「土方歲三最期所」(last living place), 離車站徒步約十分鐘, 種種指標都顯示已經到了, 卻怎麼也找不到, 在社區鑽了一趟, 原來它在某社福大樓的前院一隅。土方歲三, 舊幕府時代暗殺集團新撰組的傳奇人物, 有名的美男子, 在與天皇軍對抗的箱館戰爭中, 據說在一本木關門前(就是這個最期所)中彈身亡, 得年34。

為了搭一搭明治時代的古蹟「箱館ハイカラ號」(暱稱「チンチン電車」)又回到十字街, 車體內全木製, 看來蠻高級的絨布座椅, 從前方上車(跟其他市電不同), 也沒有投錢或刷卡的設備, 配有車掌小姐一名, 上車後她會來問乘客目的地再買票, 下車交給司機; 雨沒停, 元町建築籠罩在烏雲之中…

 


從站前搭市營6號公車, 在宇賀浦町下車, 「函太郎」就在對面, 現在時間下午四點半, 我們準備晚餐了~~~

店內仍然客滿, 我們還是小等了一下, 上了餐桌後就準備大開殺戒了!! 比台灣的迴轉壽司至少大一倍, 多種食材目不暇給, 還可以跟檯邊的師傅單點(手寫嘛ㄟ通), 也是照盤子算錢, 殺到晚上六點, 拍拍肚皮, 結帳日幣四千五, 俗啦!!

 


再度回到函館山纜車站前, 雖然雨沒有停, 情景已與昨天全然不同, 排隊等上山的高中生軍團從乘車口一直排到路口幾乎要把車站繞一圈, 遊覽車還不停的搭載旅行團上山, 顯然這一程會很tough …

來回纜車券定價是¥1160, 在五稜廓拿的割引有點聊勝於無的小折扣; 纜車是大型沒座位的, 可以塞一百多個人, 單程只要三分鐘, 但密閉空間裡尖叫不斷, 三分鐘都嫌太長 >”<

函館夜景不負美名, 天還沒全黑華燈初上時有種讓人摒息以待的魅力, 從各種軍團中殺出血路, 在頂層展望台卡到一個好位子, 寒風細雨蠻夷鴃舌中, 堅忍的等待 ……上天沒有折磨我們太久, 天漸黑山嵐也漸起, 美景稍縱即逝只屬於有耐心的人~

回到 pension 打開窗, 啊 ~~~

 


2002-05:北海道/道央、道南:

  • 影像筆記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