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難波 > 高野山大門 > 壇上伽藍 > 奧之院 > 一乘院

2013/2/25 (mon)

高野山,歷史意義上,是由(大家都從歷史課本上讀過)將佛教(唐密)傳入日本的空海僧(謚號弘法大師)在西元九世紀初開創的宗教城鎮;宗教意義上,它是佛教真言宗的聖山;觀光意義上,它列名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個人意義上,它是一個宿願 …

母親篤信佛教,茹素皈依,受過菩薩戒,但在她生前我並沒有受到影響,只算是順著她的指示行禮如儀,直到母親去世,處理後事、遺物與思念的過程中,才親近了她的信仰,進而產生走一次高野山的積極動機。

放棄了飯店早餐,把行李箱寄出後,趕搭 7:20 往高野山的急行列車,也是第一次踏入和歌山県。雖說列車標示的終點站是高野山,但原車只運行到極樂橋,下車之後跟著指標換乘 cable car 上到高野山站。但旅程還沒完,出了高野山站便是巴士乘車口,還要約 10min 的車程(這段是專用道路,步行者或行駛一般車輛不能通行)才真正到達「高野山」。全程都在 KANSAI THRU PASS 適用範圍中。

「高野山」這個名稱並不是一座地理上的山,而是真言宗總本山金剛峯寺的山號,廣義地說,從大門到奧之院、百餘院寺都可算是金剛峯寺的範圍。地形上,這是一塊海拔約一千公尺、被八座山峰環繞正如蓮花座的盆地。Ref: 高野山 – Wikipedia

高野山交通

高野山境內以千手院橋站牌的十字路口為中心(觀光案內所、coin locker、郵局、消防隊都集中在此),大致可分為東、西兩側:大門、壇上伽藍、金剛峯寺在西,向東走則是往奧之院方向。

初春,氣溫冰點以下,街頭一片雪白,我們在杳無人跡的路上,慢步往大門前進。

透過高聳杉木望去,褚紅大門的另一邊,是山與天。

高野山大門高野山大門高野山大門

相傳空海大師將由唐國返日時,為尋求弘揚真言密教之地,便朝日本投出名為三鈷杵的法器,後來大師在高野山附近巡訪時,獵人發現有棵夜夜發光的松樹,那支三鈷杵便是掛在樹上,大師進而著手在這棵三鈷之松所在地,逐步整備,所以壇上伽藍(壇場伽藍)也可說是空海大師在高野山弘法的起點。

壇上伽藍是一個以曼荼羅的形式所佈建的建築群,部分開放參觀/參拜,其中最醒目的莫過根本大塔,我也在這裡有一次很特別的體驗…


壇上伽藍

踩著淬淬的碎冰聲,我們來到清朗天色下的根本大塔前,除了樹稍屋簷的落雪,四周靜謐異常。

恰巧有三位身著白衣、輪袈裟的遍路行者與我們一同進到塔內,塗香(在高野山上各堂院入口都置有塗香,參拜前清淨之意)禮拜後,當我仰望如來慈顏,他們跪坐開始誦起我完全不瞭解的經文。由丹田發出的沉穩音階,每一聲都像在與我內心的某處、某個意念產生共鳴,迴盪在這個以立體曼荼羅構築的空間裡,不覺中,淚水不斷湧出,卻沒有任何激動、衝擊的情緒,反而格外平靜 …

四國遍路是指循著一千二百年前弘法大師(空海)修行時所走過的路徑,訪遍日本四國境內八十八處與大師有淵源的寺院(靈場),就被稱為「四國八十八遍路」,是知名的佛教朝聖路線。參拜完八十八處靈場後,必須到高野山的奧之院向弘法大師回報、完成「結願」,才算走完所有的旅程。
Ref: 四國遍路四國遍路習作本

這是一個我不曾有過的觸動與震撼,好像親近了某種美好,令我頻頻回望,充滿難以言喻的感激與歡喜。

根本大塔

金剛峯寺在修行之地,遇見許多修行之人;光是與他們相遇,就有種心境也跟著沉澱、清明的感覺。

由壇上伽藍的西向東側走,穿過蛇蝮道,便是高野山真言宗的總本山,金剛峯寺,短暫停留後,繼續往奧之院前進。

高野山的市街風光仍是佛光普照,除了櫛比鱗次的寺院(境內共百餘座),餐廳多供素食(精進料理),紀念品店也同時販售佛具或遍路的用品 … 在紀念品店裡看到各式牌位,感受相當微妙 😛


高野山の人々

奥の院参道過了一之橋,就是奧之院 — 與壇上伽藍併稱為高野山的二大聖域。

由一之橋出發前往弘法大師御廟,步道長約二公里,兩側是參天的杉並木,其中許多樹齡已超過千年,周圍遍佈超過二十萬座的墓石群,包含戰國時代至今,各地梟雄、豪族的供養塔,天災戰事的慰靈碑等等,不分信仰宗派,無論在人世間是敵是友,一同長眠於弘法大師左右。

在這片日本最大的墓地,叫得出名號的戰國人物幾乎都在其中(大多是供養塔,遺骸並不在此),有意尋訪者可參見 奥の院參道ガイドマップ。因為謙信公除早年遊歷高野山、差點上山出家,晚年還受金剛峯寺傳法灌頂,算是淵源甚深,當然在這片靈場中也有他的安息所 — 上杉謙信靈廟

青石古墓間,像一個小宇宙,無論怎麼樣的人生,最後總在其中歸於平靜。

玉川 @ 奥の院順著參道走,經過御供所(奧之院的朱印處也在此),來到御廟橋。橋下的玉川是 寒中水行 的場所,一旁有不動明王守護著修行地。御廟橋前、背向玉川的則是水向地藏:參拜的人們藉由將水淋向菩薩來為亡者祈冥福。

御廟橋的另一端就是高野山信仰的中心地,禁煙、禁攝影、禁飲食、禁衣裝不整。

參拜者在橋前一鞠躬,肅穆地進到燈籠堂(弘法大師御廟的拜殿,由高野山二世真然大德建立,目前規模約形成於千年前的藤原道長時期),裡面有參拜者奉納的萬盞燈籠及已燃燒千年的不滅法燈之火(消えずの火),寧靜莊嚴。

在高野山上的說法,弘法大師(空海)至今仍活在入定狀態(生きたまま)守護著世間眾生。所以每天早晚兩次,會由奧之院的御供所進行「生身供」(供奉弘法大師食事的儀式)


奥の院参道奥の院参道水向地藏 @ 奥の院

寫經(写経) @ 一乗院遊高野山,除了參觀(或參拜)宗教、古蹟建築,也可在宿坊留宿,吃精進料理(素食)、參加早課、寫經、阿字觀等活動。目前山上共有 五十餘座寺院可選擇

各宿坊都是擁有長遠歷史緣由的寺院,有些建築還被列為國寶,我們選擇了位在千手院橋前站牌附近的 一乗院

一乘院其實跟上杉家也有(大概十萬八千里遠的)關係:第十四代住持,是上杉景勝重臣直江兼續的次子(其實是直江夫人お船與前夫直江信綱所生)

宿坊除了建物是佛寺、服務人員是僧侶、時間表比較早(17:30晚餐)、吃全素一乘院的精進料理 評價非常好)、可以自由參加宗教活動外,與一般旅館沒有太大的不同,設備非常齊全、舒適,晚間梳洗完畢後,寫完一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需要另付費),平靜地結束這不思議的一天。

一乗院晚餐 @ 一乗院一乗院(沙羅の間)

被聖山靈力洗濯過後,我一整天都沒有講髒話 XD


2013-02~03:關西踏雪尋梅:

  • 影像筆記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