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高野山 > 九度山 > 狹山池 > 狹山池博物館

2013/2/26 (tue)

早餐 @ 一乗院宿坊的早課是自由參加的,沒有 morning call,清晨五點半,我們自動起床梳洗著裝,5:55 進入本堂前,將前晚寫的經文交給執事僧侶,供在本堂中,之後會代為奉納至奧之院。

這一天有住客十餘人參加早課,大家陸續進入本堂(平常不開放,參加早課是遊客進入本堂的唯一機會)後或跪或坐,清晨冷冽的空氣隨著僧侶的誦念聲震動,幾乎要刺痛心靡,同時又有種神聖莊嚴的感動。

早課是(唐)密教形式,對我們而言是第一次,大部分的儀式是由僧侶們進行,需要我們參與時會有說明,如果語言不通也不用擔心,記得不要選排頭位置就好 😛 早課結束後,每人獲得在儀式中使用過的紙花瓣(散華)當作加持物或紀念品。

利用早課時間,早餐 已佈置完成。冰雪覆蓋的庭院裡,池子也在夜裡結冰了,晨光寂然。

左塔 @ 壇上伽藍根本大塔 @ 壇上伽藍蛇腹道 @ 壇上伽藍早餐之後,再往壇上伽藍一遊。

在高野山被觸動、被洗濯、被安撫,這所有感受,我想可以濃縮成一個「凜」字。

 


我知道自己一定會再來。

Kansai Thru Pass 在手,玩南海高野線途中下車,第一站,九度山。

熟悉日本戰國人物、故事的人對傳奇的 真田幸村 應該都不陌生,關於他的書籍、戲劇、電玩更是多不勝數,許多與他有因緣的地方(如上田、松代)至今仍隨處可見 六文錢,九度山也是其中之一。

關原大戰前夕,真田幸村與其父昌幸加入石田三成陣營,將走中山道趕往關原的德川秀忠軍絆在上田城纏戰,秀忠軍也因此趕不上在關原的戰事。最後西軍兵敗,德川秋後算帳,將真田父子流放到高野山。

九度山:幸村の里真田父子原本住在高野山上的真田家菩堤所 蓮華定院(目前也是宿坊),之後移到山麓的九度山,居所即目前的善名称院,又稱真田庵。幸村與妻小在這裡度過十餘年,直到大阪冬之陣爆發…

九度山駅是個一人服務的小站,沒有 coin locker,也沒有人工寄存服務。九度山町雖是個小山村,真田家相關遺跡也大多集中在町內,但如果想步行到約三十分鐘距離的慈尊院(屬世界遺產範圍,有二十公里長的石道通往高野山),扛著行李就顯得有些為難。

九度山:幸村の里

走進市街中心部,入口正高懸著「真田のみち」(真田之路),迎面而來的都是紅色的六文錢旗。真田庵腹地很小,庭院與一般民宅互通(熊熊會有走錯的感覺),也許就是當年真田家蟄居此地的情景。 

緊鄰真田庵有家打著「真田そば」旗號的餐廳,在這個寧靜小鎮的用餐選擇不多,就配合主題吃個 幸村餐,還有這位跟 夏亞 一樣有名(也都有長角)的紅色男人做陪 XD


九度山

南海高野線途中下車,第二站,狹山池(大阪狭山市駅)

狹山池建造於飛鳥時代(七世紀前半葉),距今約有 1400 年歷史,是日本最古老的水庫式蓄水池,歷史上許多重要人物(例如江戶時代的片桐且元)曾參與過改建工作。狹山池至今仍在使用中,是大阪府下屬最大的水庫。

我們對水利工程當然是門外漢,吸引我們前來的是出自安藤忠雄之手的狹山池博物館。落成於 2001 年,保存並展示狹山池的改建工法及堤壩實物。


狭山池

由大阪狭山市駅,隨指標穿過住宅區,大約十分鐘路程,來到看似住民公園的狹山池與博物館。

一貫的灰樸外觀,狹山池博物館的主動線是向下延伸的,走過長長的坡道,正好遇到放水時間(據說是整點?不確定),兩側水簾傾瀉,水聲迴蕩,既美且勁,可惜天色陰沉,見不到水幕虹彩。

已經運轉千年的狹山池,如今守護著池畔散步、慢跑的人們,觀照著整排待放的櫻花木,回程,充滿庶民生活的況味。

狭山池博物倌

結束途中下車之旅,通過從 JR 大阪站走到阪急梅田站的考驗(可謂一朝迷過路,十年怕梅田 XD),場景在阪急電車的車窗外流轉,無事安抵京都。


2013-02~03:關西踏雪尋梅:

  • 影像筆記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