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德國


Day 8: Dokumentation Obersalzberg > Parish church St. Sebastian

2015/10/16 (fri)

阿爾卑斯山區的陰雨天,在飯店的玻璃屋餐廳吃完豐盛美味早餐,仍然完全看不到應該近在眼前的群山 Orz

依照 wetter.info 預報,一整天都無放晴可能,果斷放棄國王湖,往 Eagles Nest 試試運氣。

Eagles Nest 是希特勒的五十歲生日禮物(實際上他很少在此停留),位在海拔一千八百公尺的險峻山顛,一般車輛無法直接上山,必須在山下換乘巴士。

當我們沿著不時有濃霧襲來的山路來到巴士站旁的停車場,驚喜地發現本日可以免費停車(即使天氣不好,陸續來到的車還是還幾乎將車位停滿),真是佛心來著 …. 果然,事情並不單純!

走近巴士站立刻發現濃霧瀰漫的站內空無一人、售票口鐵門緊閉,一片淒清,公告寫著因為山上下雪,鷹巢關閉了 Orz


天公作對,只好認真進行一次知性之旅。

Eagle’s Nest documentation center 內收藏納粹德國及希特勒在 Obersalzberg 建立第二政府駐地的許多史料。audio guide (英文)須另付費 €2,但值得。

館內包含史料說明及展示、二戰時期的地道(bunker)遺跡和紀錄片放映。


參觀的心得很複雜:

首先,這是個非常詳細非常不無聊的史料館,非常推薦給八字輕不敢去集中營遺跡的人。

其次,可以充分感受到以邪惡方式發揮到極致的德式精益求精、使命必達,應該會大大超過一般東方人對納粹歷史的瞭解。

總之,這是一個很具啟發性的史料館,看過各種展覽後,令我產生很強烈的動機想瞭解更多威瑪共和之後的德國、更多猶太人與歐洲種族、宗教的關係。

距離 Berchtesgaden 十公里左右、位在德奧邊境的 Ramsau 小鎮有一座 經常出現在明信片裡的小教堂

夢幻畫面的重點除了小巧的教堂,還要有壯麗遠山及彷彿由山裡湧向眼前的清澈溪流~~~

雖然天氣不好,還是想繞過去碰碰運氣,事實證明我們沒這個運氣 XD

 


2015-10:德奧之秋:

  • 影像筆記
  • 旅途小案內

  • Day 6: Bayerische Zugspitzbahn Bergbahn AG(楚格峰)

    2015/10/14 (wed)

    這兩天 Garmisch-Partenkirchen 一直是陰雨天,雲層很低,幾乎完全看不到遠方山頭,原本還猶豫著要不要按照計畫上山,清早看了 live camera 後決定賭一賭… 

    上楚格峰(Zugspitze)可搭纜車(cable car)或走鐵道(cogwheel train)。鐵道可直接在 Garmisch-Partenkirchen 市區的車站上車,纜車則要到 Eibsee 湖旁的車站搭乘(旁邊也有一個鐵道的停靠車站)

    我們打算搭纜車上山(Eibsee → Zugspitze)、搭齒軌列車下山(Sonnalpin → Eibsee),Zugspitze ~ Sonnalpin 之間則是纜車(Gletscherbahn)相連,這些都包含在票價中。


    圖片取自 Zugspitze – Germany’s highest peak

    可能因為天氣不好,Eibsee 站內冷冷清清,不過楚格峰上天氣還可以,雖然視野大多被雲海蓋住…(天氣好的時候 可以遠眺群山

    到達 Zugspitze 後,一個不小心(?)我們又一路到了 2600M 的 Sonnalpin。

    走出站外,有德國最高的教堂(Kirche Maria Heimsuchung)、德國最高的 BMW、德國最高的 五月柱… 不過山上雲厚風大,大部分時間都在雲霧飄渺間 …


    Sonn-Alpin

    回到 2962M 的 Zugspitze,Top of Germany!

    說到楚格峰,最有名的當然是立在山顛的金色十字架,因為積雪和陽光,更加閃閃發光,不過通往十字架的攀登路徑在冬季是關閉的。

    發現… 自拍真的很難 XD (但我們真的很不喜歡自拍棒)

    楚格峰屬阿爾卑斯山脈,位在德奧兩國邊境,有一個 Bayern(德國巴伐利亞邦)與 Tirol(奧地利提洛邦)的國界通道。

    阿爾卑斯山脈綿延義大利、法國、瑞士、列支敦斯登、奧地利、德國及斯洛維尼亞、摩納哥八國,有 有一百多座四千公尺以上的山峰,德國卻只分到 2962M 的楚格峰全國做為最高點,人家奧地利境內比楚格峰高的 多不勝數,所以楚格峰的奧地利側整個很平常心,沒有明顯標示、遊人也幾乎都是從德國側過去的,相形之下,德國更顯惆悵 XD

    坐在 Gipfelalm,溫暖的原木質感、溫暖的西曬陽光、溫暖的食物。

    用餐兼寫明信片,Zugspitze 賣店前有紀念章,乘車口旁有德國最高的郵筒,任務完成。(ref: 旅途小案內 | 明信片

     


    再度下到 Sonnalpin,轉搭齒軌列車(cogwheel train)下山,回到仍是陰雨綿綿的 Garmisch-Partenkirchen(名字實在太長了,許多旅人簡稱它為 GP,我們的民宿爸爸則稱 Garmisch)

     

     


    2015-10:德奧之秋:

  • 影像筆記
  • 旅途小案內

  • Day 5: Füssen > Neuschwanstein Castle(新天鵝堡) > Garmisch-Partenkirchen

    2015/10/13 (tue)

    因為我們是依照 尋寶指示 進入 apartment,所以 check out 時才第一次見到 host(透過 email 約定時間),是一個很可愛熱情的老太太。

    因為看到很多現場排隊等到天長地久的經驗談,雖然需要多付一點預約費用,為了方便控制時間,還是選擇 線上預約

    由於取票時限是 9:25,提早出發的我們,九點左右就到達 ticket center。

    現場排隊與預約的窗口是分開的,人潮多的時候,預約窗口可說是 fast pass,不過可能因為時間還早、也可能因為天氣不好,ticket center 前並不見排隊人龍。

    我們買的是新天鵝堡(Neuschwanstein)和高天鵝堡(Hohenschwangau)套票,參觀場次和時間標示在入場券上(預約時可自選時間及導覽語言)

    出發前,民宿主人一直強調瑪麗安橋的 view 沒什麼(雖然 關閉中,但不必遺憾),從第一停車場(P1)望過去才讚。

    嗯…的確很不錯!

     

     

    說到這兩座城堡,不能不提 路德維希二世(Ludwig II of Bavaria)。Ludwig II 在高天鵝堡渡過童年與青少年時期,新天鵝堡則是他起造的最後城堡,只住了一百多天,在他去世時還未完工。

    由 ticket center 徒步到高天鵝堡大約 20 分鐘,依入口的場次標示進場,室內禁止攝影。

    高天鵝堡雖然規模、名氣不如新天鵝堡,導覽人員倒是解說得十分生動,因為 Ludwig II 在位時巴伐利亞國力日下且他的死因成謎,導覽員說「不過就多花了一點錢嘛,哪有那麼嚴重」(而且至今都不知賺回多少倍了吧 XD)

    新天鵝堡地勢較高,交通方式可步行約四十分鐘、乘巴士或馬車,氣溫不到十度的陰雨天,還是搭車吧 😛

     

     

    因為瑪麗安橋(Marienbrucke)整修中,下車乘客都往同一個方向走,由秋色燦爛的步道走向新天鵝堡,途中還可俯瞰高天鵝堡和 Alpsee。

    新天鵝堡融合了拜占庭式和哥德式的建築特色,充滿童畫色彩(Disney 城堡的原形),等待入場的人潮比起高天鵝堡應該是倍數的差距。

    內部同樣不能拍照,而且後背包必須前背。我們在兩座城堡都選擇英文導覽,其實真心認為高天鵝堡的導覽員比較認真 😛(除了 audio guide tour 之外的 tour 都是真人導覽)

    tour 結束之後可以上到城堡正面陽台,就算天氣不好,這片景色還是令人 wao!全景照片的左側是無緣的瑪麗安橋、山坡上的秋色與右側山腳下的 高天鵝堡(從構圖就知道城堡不是很重要 XD)

    下山之後,原本想一遊 天鵝湖 Alpsee,無奈雨勢又變大,乾脆好好吃一頓。

    Schlossbräustüberl 就位在 Alpsee 旁,氣氛輕鬆的啤酒屋,巴伐利亞白香腸初體驗,yummy!

    新天鵝堡一帶的旅遊狀況,簡言之,LUKE EVERYWHERE,而且很多是「原型」,令人頭皮發麻的那種… (¬_¬)

     


    2015-10:秋之德奧:

  • 影像筆記
  • 旅途小案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