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紀錄片


《生命》要忙著活還是忙著死 ?

來自電影「刺激一九九五」(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的對白 —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
1999年9月21日 1:47AM, 你在做什麼 ?
我睡得跟死豬一樣。天亮之後我娘還若無其事的跟親友炫燿我們「花蓮之子」對地震的無動於衷….直到真實的訊息漸漸傳開~~
因為九二一, 我才感受到不管是土地還是政客, 沒有什麼可以真正撕裂我們。
————–
知道自己抵擋不住太多死城裡肝腸寸斷的鏡頭, 帶著一條小毛巾進場, 後來證明我錯了。布魯斯有一票親人住在災區, 他猜會不會只是看到剪接過的、他曾目睹的生離死別, 他也錯了。
透過新聞媒體, 我們對震災的印象是跳躍的 — 哀痛逾恆、組合屋、天文數字的重建預算、災區農特產促銷。而這部片紀錄一部分的當事人, 怎麼從否認、絕望、怨恨、罪惡感中活下來, 處理現實和內心的斷裂缺口, 跟命運拼個輸贏。而不只是矯情的舉臂高喊「熱愛生命」或無助的思考「生命是什麼」。
扳指算算, 明芳當上媽媽時, 才十八歲吧 ?! 我的一位舅舅和舅媽在車禍中雙雙往生, 他們唯一的女兒, 我的表姊, 當時也約莫是這個年紀, 也在很短的時間內結婚生子。看到明芳蹲在沙灘上的身影, 想起那位表姊, 她們生命中的圖像剎那間崩解消失了一大塊, 這是她們選擇填補的方式, 就像有人寄託於夢中親人的身影或新生命的來臨…..
導演的老父親久病未癒一心想死, 穿插其中對照。每每鏡頭迎向隧道口的光亮, 卻總是帶來「不想活」的消息, 讓我想到這個問題: 要忙著活還是忙著死 ? 陽光、空氣、微風無一不讓她思念親人的佩如, 無法安頓心靈到幾乎要自毀, 更讓這句話在心中不停回響, 不是自以為是的責備, 而是與自己的對話…..
玉梅在夜裡寫給維維的信, 訴說媽媽不曾間斷的思念、心疼和愧疚, 末了「媽媽要睡了, 明天還要工作」……有什麼更巨大、更真誠實在的愛和力量嗎 ?!
影片裡的人們沒有深奧的言辭, 也不曾問「生命是什麼」, 卻實踐著無比堅強的生命態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