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13-02~03:關西踏雪尋梅、集朱印


Day 5: 三十三間堂 > 清水寺 > 產寧坂 > 二年坂 > 高台寺 > 知恩院 > 信三郎帆布

2013/2/28 (thu)

三十三間堂 接下來的行程沒有特別計畫或路線,除了吃喝玩樂,還有個重點是 收集朱印,所以在京都站前的バスチケットセンター(bus ticket center)買了 京都観光二日乗車券,方便「臨時起意」:P

來到三十三間堂時,開放時間還未到,但門口已聚集了很多等待進場的團體及散客,正代表它的份量與吸引力。

西元十二世紀,平清盛受後白河上皇之勅命建設的大型佛舍,也是當代財力、工藝及政經勢力的展示,其後經過幾次祝融、修復、整建,目前建築長一百二十公尺,在長久歲月洗鍊下,外部已變得幽黯沉穩,內部供奉有一座觀音座像及千座千手觀音立像(共一千零一尊觀音),還有同樣列為國寶的風神、雷神、二十八部眾像,踏入佛殿立即能感受到由驚人數量、巧妙細節及數百年光陰累積出的震撼力,猶如打開一個神奇奪目的寶盒。

朱印處就在三公尺高的觀音座像前,在觀音俯視的眼神中聽著僧侶誦經,充滿魄力,也讓人安心。

詳實豐富說明請參照:可治頭疼的三十三間堂 @ [email protected] planet

清水寺

清水寺布魯斯是第二次到京都,但從來沒有走過 芭樂 經典路線,今天要補盡觀光客義務 😛

幫布魯斯補拍一張每個人都有的 清水舞台定番照、嘗過音羽瀑布的延命水、兩枚朱印入手(地主神社?嗯…省略 :P),任務完成。

 

在清水寺山門前,最熙來攘往的路口,看到一位化緣僧,陽光下的一切那樣鮮明活潑,唯有他(她)在這個時空中靜止,是我所見到最動人的畫面。

坂の上の人々

三年(産寧)坂在東山、清水寺周邊,從五条坂、清水坂到三、二年坂,到處都是人潮,到處都有和服 cosplay 的觀光客,到處都是濃縮的京都元素,小店小景都是風光。

相傳如果在三年(産寧)坂上跌倒,三年內就會掛,但買個葫蘆便能解衰運,然後這麼剛好(?),在三年坂底,就有個掛滿葫蘆的瓢箪屋(商機!),只是 … 這裡對大阪男兒來說,召喚能量可能太強了(詳見 豐臣公主😛

草わらびもち @ 洛匠
雖然此行沒準備什麼餐廳名單,被曬到頭昏腦漲又血醣過低的兩個人,還是不忘翻翻書上的推薦,找到這間門面不大的 洛匠。

透過窗櫺灑下其實溫度很低的陽光,享受目前為止我嘗過最美好的草わらびもち(蕨餅),重新充滿能量。

 

高臺寺

整修中一路由高臺寺經円山公園走到知恩院,再次驗證,淡季總是容易遇到整修。

清水寺的奧之院在修、高臺寺的枯山水在修、知恩院的御影堂更是要一路修到 2019 年,如果再加上前幾天的高野山中門、天龍寺庫裏,這一趟下來已經看過不少鐵皮屋了 @[email protected]

 


京都のご当地カード一澤帆布既然到了知恩院,當然還是要到信三郎帆布(信三郎官司逆轉勝,一澤帆布又合二為一了)繳個錢。

在街上亂逛,路過郵局就試試運氣,結果不只買到最後一張(據說很難入手的)京都的ご当地カード第一、二弾,更沒想到這間小郵局也設有風景印,豐收!

每每到日本旅遊,沒有體力找或懶得思考吃什麼的時候,我們總喜歡到百貨公司的地下街找 RF1,專賣調理完成的當旬菜色,生鮮與熟食俱全,品質與口味穩定,每種買個一、二百公克,湊起來就是很豐盛的一餐,懶人一族可以參考看看 😛


2013-02~03:關西踏雪尋梅:

  • 影像筆記

  • Day 4: 美山かやぶきの里 > 梅宮大社 > 天龍寺

    2013/2/27 (wed)

    走過高野山、九度山、狹山之後,接著來去美山(這四「山」沒有一座是地理上的山 :P)

    美山町位在京都府的北側約六十公里,由京都市中心可以利用鐵道或巴士轉乘,班次很少,總之不方便,所以還是決定租一輛小車。

    二月下旬在京都算是旅遊淡季,市區交通仍十分繁忙,路幅窄流量大,繃緊神經;車過高雄之後,山區天色陰沉飄寒雨,前幾天落下的積雪未融,遠山像是剛打開的蒸籠,迷濛一片。

    租車去美山

    說到日本現存的茅草屋集落(茅葺集落),最有名、規模也最大的當然就是列名世界遺產的白川鄉,福島縣 大内宿 次之,美山町かやぶきの里(北集落)居第三,後兩者屬國家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區。

    「合掌屋」並不是所有茅草屋的代名詞。

    日本政府登錄世界遺產時 定義過「合掌造り」,其中「切妻造」是一個主要特徵,美山かやぶきの里以 入母屋造 為主的茅草屋並不是合掌屋,大內宿採 寄棟造,所以也不會稱其合掌村。房屋的造形反應著當地的氣候特色與住民需求,並不是所有集落都要「合掌」:P

    美山地區是群山環繞的谷地,保存區依水傍山,我們到達時,第一班巴士還沒到,四周只有流水與落雪聲,春天還沒帶來色彩,村口的紅色郵筒是最鮮明的地標。除了我們兩個闖入的外來者與渺渺山嵐,一切都彷彿靜止。

    當巴士準時載來一批觀光客,我們正好寫完明信片托付給村口的郵筒,該告辭了。

    美山かやぶきの里

    回程到了高雄一帶,導航開始跟我們做對 Orz

    導航帶著我們在住宅窄巷(甚至死巷)裡亂竄、打轉,錯過了原本設定的目的地,最後還是靠自己找地圖才摸到梅宮大社 @[email protected]

    梅宮大社

    梅宮大社祠酒神與安產之神,我們的主要目的當然不是這兩個,而是神苑裡的五百餘株梅花。可惜,雖說是越冷越開花,但前陣子太寒徹骨了,都已經過了平均的開花時節,園內的梅花才開了一、二成。

    梅宮大社‧梅苑

    既然到了到嵐山,就走一趟地標渡月橋與天龍寺吧,毫無意外地,人群磨肩接踵。

    世界級的觀光地,要收世界級的停車費 $_$

    嵐山。天龍寺

    進門就看到罩在鐵皮裡整修中的代表建築之一,庫裏;朱印處又說朱印是現成的章(據說要買朱印帳才能獲得真人手寫);衝著雲龍圖特別公開的面子(只有我覺得這龍的眼神很機車嗎 XD),進到夕陽斜照的曹源池庭園,遊步百花苑,主要是椿花當值。

    本日出遊運勢不佳,交通動線不順,口腹慾求不滿,提早收工。


    2013-02~03:關西踏雪尋梅:

  • 影像筆記

  • Day 3: 高野山 > 九度山 > 狹山池 > 狹山池博物館

    2013/2/26 (tue)

    早餐 @ 一乗院宿坊的早課是自由參加的,沒有 morning call,清晨五點半,我們自動起床梳洗著裝,5:55 進入本堂前,將前晚寫的經文交給執事僧侶,供在本堂中,之後會代為奉納至奧之院。

    這一天有住客十餘人參加早課,大家陸續進入本堂(平常不開放,參加早課是遊客進入本堂的唯一機會)後或跪或坐,清晨冷冽的空氣隨著僧侶的誦念聲震動,幾乎要刺痛心靡,同時又有種神聖莊嚴的感動。

    早課是(唐)密教形式,對我們而言是第一次,大部分的儀式是由僧侶們進行,需要我們參與時會有說明,如果語言不通也不用擔心,記得不要選排頭位置就好 😛 早課結束後,每人獲得在儀式中使用過的紙花瓣(散華)當作加持物或紀念品。

    利用早課時間,早餐 已佈置完成。冰雪覆蓋的庭院裡,池子也在夜裡結冰了,晨光寂然。

    左塔 @ 壇上伽藍根本大塔 @ 壇上伽藍蛇腹道 @ 壇上伽藍早餐之後,再往壇上伽藍一遊。

    在高野山被觸動、被洗濯、被安撫,這所有感受,我想可以濃縮成一個「凜」字。

     


    我知道自己一定會再來。

    Kansai Thru Pass 在手,玩南海高野線途中下車,第一站,九度山。

    熟悉日本戰國人物、故事的人對傳奇的 真田幸村 應該都不陌生,關於他的書籍、戲劇、電玩更是多不勝數,許多與他有因緣的地方(如上田、松代)至今仍隨處可見 六文錢,九度山也是其中之一。

    關原大戰前夕,真田幸村與其父昌幸加入石田三成陣營,將走中山道趕往關原的德川秀忠軍絆在上田城纏戰,秀忠軍也因此趕不上在關原的戰事。最後西軍兵敗,德川秋後算帳,將真田父子流放到高野山。

    九度山:幸村の里真田父子原本住在高野山上的真田家菩堤所 蓮華定院(目前也是宿坊),之後移到山麓的九度山,居所即目前的善名称院,又稱真田庵。幸村與妻小在這裡度過十餘年,直到大阪冬之陣爆發…

    九度山駅是個一人服務的小站,沒有 coin locker,也沒有人工寄存服務。九度山町雖是個小山村,真田家相關遺跡也大多集中在町內,但如果想步行到約三十分鐘距離的慈尊院(屬世界遺產範圍,有二十公里長的石道通往高野山),扛著行李就顯得有些為難。

    九度山:幸村の里

    走進市街中心部,入口正高懸著「真田のみち」(真田之路),迎面而來的都是紅色的六文錢旗。真田庵腹地很小,庭院與一般民宅互通(熊熊會有走錯的感覺),也許就是當年真田家蟄居此地的情景。 

    緊鄰真田庵有家打著「真田そば」旗號的餐廳,在這個寧靜小鎮的用餐選擇不多,就配合主題吃個 幸村餐,還有這位跟 夏亞 一樣有名(也都有長角)的紅色男人做陪 XD


    九度山

    南海高野線途中下車,第二站,狹山池(大阪狭山市駅)

    狹山池建造於飛鳥時代(七世紀前半葉),距今約有 1400 年歷史,是日本最古老的水庫式蓄水池,歷史上許多重要人物(例如江戶時代的片桐且元)曾參與過改建工作。狹山池至今仍在使用中,是大阪府下屬最大的水庫。

    我們對水利工程當然是門外漢,吸引我們前來的是出自安藤忠雄之手的狹山池博物館。落成於 2001 年,保存並展示狹山池的改建工法及堤壩實物。


    狭山池

    由大阪狭山市駅,隨指標穿過住宅區,大約十分鐘路程,來到看似住民公園的狹山池與博物館。

    一貫的灰樸外觀,狹山池博物館的主動線是向下延伸的,走過長長的坡道,正好遇到放水時間(據說是整點?不確定),兩側水簾傾瀉,水聲迴蕩,既美且勁,可惜天色陰沉,見不到水幕虹彩。

    已經運轉千年的狹山池,如今守護著池畔散步、慢跑的人們,觀照著整排待放的櫻花木,回程,充滿庶民生活的況味。

    狭山池博物倌

    結束途中下車之旅,通過從 JR 大阪站走到阪急梅田站的考驗(可謂一朝迷過路,十年怕梅田 XD),場景在阪急電車的車窗外流轉,無事安抵京都。


    2013-02~03:關西踏雪尋梅:

  • 影像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