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 金澤 > 高岡 > 雨晴海岸 > 金澤/すし玉

2012/01/02(mon)

氣象預報今天氣溫將驟降, 會一路下殺到 -5℃, 日本海側都是下雪天。

忍者ハットリくん列車 @ 氷見線清早經高岡往雨晴海岸。正好搭上氷見線的 忍者ハットリくん (忍者哈特利) 列車, 車內廣播也是由忍者ハットリくん擔任。

雨晴是個緊臨日本海的 簡易委託駅 ( 未配置 JR 人員, 只有委託給當地住民的售票窗口, 但不負責收/驗票作業。), 天候適當的話, 可以看到 気嵐、立山連峰和一群攝影者; 偏偏天公不作美, 望向海濱, 四下無人, 連站內駅員都放年假去了, 迎接我們的只有滿天烏雲與蝕骨海風, 雨逐漸冷成了霰, 在心裡大喊一聲「靠!」

 

忍者ハットリくん列車 @ 雨晴駅不見立山連峰 @ 雨晴駅理想狀態 @ 雨晴駅

回到高岡, 天氣一直維持在下雪寸前的狀態, 落下的分不清是雨、是霰還是雪 …

以高岡車站為中心, 具象徵意義的 瑞龍寺高岡大佛 (大佛寺) 分別在南北兩側, 約莫等距。

說到高岡, 當然就是加賀藩祖前田利家與阿松的長子, 也是帶領加賀藩突破百萬石的前田利長。利長開創了高岡也殁於、葬於高岡, 部分建物被指定為國寶的瑞龍寺即利長的繼任者、異母弟利常為他建立的菩提寺。

高岡・瑞龍寺豊臣五七桐與加賀梅鉢 @ 高岡・瑞龍寺高岡・瑞龍寺

高岡大佛雖然是正月假期, 瑞龍寺的參拜者不多, 白雪覆著木質古樸的建築。佛殿裡有義工正在解說、法堂裡傳出沉沉的佛事誦念聲, 走過長長的迴廊, 看到僧堂前高高掛著禪修中勿近勿擾的告示, 清冷的氣息中, 穩重莊嚴。

穿過站前鬧區(?)商店街, 高岡大佛座落在一個意想不到小路口。

高岡大佛最早建於十三世紀, 有三次被燒毀的苦澀經歷, 約百年之前才改以銅鑄 (高岡也是以鑄造、金屬加工知名)。大佛寺 腹地很小, 大佛底座內部則展示佛像及佛畫。

日本三大佛」除了名列國寶的 奈良大佛鎌倉大佛 外, 第三席其實沒有得到確認, 屬各自表述狀態。

接下來的任務是 ご当地フォルムカード, 可惜, 富山縣版還是摃龜 Orz 新年假期中, 郵局僅維持最小限度服務, 只有大型郵局 (例如 [地名] 郵便局或 [地名] 中央郵便局) 會開, 所以這段期間在小城裡找特定郵品, 如果這間郵局沒貨, 也沒有其他地方試手氣了 Orz

すし玉 金沢駅店富山灣來的寒鰤天氣不好、運氣不好, 只好大吃一頓。

前一天冷落蕭索的金澤車站景況丕變, 人潮摩肩接踵, 店家座無虛席, 餐廳到了下午三點才好不容易消化掉候位人龍。我們就在百番街裡的 すし玉 開殺戒 …

日本海的寒鰤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啊 ))))))

結果今天在三個地方連一場雪都沒遇到, 日本的預報也是會走精的 😛


2012 跨年:日本中部 IV:

  • 影像筆記
  • 旅途小案內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