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看醫生


我的左腳 — 前距腓韌帶損傷

人到中年才發生一次慘重的翻船(翻腳刀),紀錄一下漫漫治療復健路。
我個人與西醫系統的緣分較深,也自認是個(貪生怕死的)好病人,乖乖地耐心配合治療了四個多月,深深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有一個物理治療師(誤) XD

◆ 2018-06-02 那一天….

在波速球上快速左右移動時跌倒,瞬間彷彿聽到「啪」一聲,然後就帶著冰敷袋坐上計程車直奔急診室 Orz


受傷的第一時間的痛感其實還好,在急診的首要目的是確定是否傷到骨頭,幸好沒事,但軟組織則很慘,腫出一個像塞進一顆球的大包。
急診醫師做完包紮(加壓)、交代照護方式後,便領止痛藥回家歇著。 read more


木葉體術奧義體驗記

◆ 2011/區域醫院:有感大腸鏡檢查(健保)

約莫 2010/5, 恩恩出血但無痛感, 醫生指診後叮嚀用藥再觀察, 一年之後復發, 雖然仍舊不會痛, 但看到馬桶紅通通實在讓人頭暈目眩 … 因為我也差不多到了該整組傢俬好好檢查一下的年紀, 醫生當下便決定對我施以木葉體術奧義 — 千年殺 ☉_☉

木葉體術終極奧義
可能我看來頭好壯壯, 醫生建議採一般健保用藥, 承蒙醫生看得起 (?), 雖然明明很怕痛, 我還是硬著頭皮選了有感檢查 (無感檢查是全程昏睡狀態, 需自費約 NT3000) read more


ㄎㄛ到頭事記

五月底發生了一件囧事, 小小的血光之災, 紀錄如下:
血光之災 @ 永和耕莘 by SE Z520i● 因為 NB 放在一個較矮的茶几上, 案發當時我原本是趴跪在沙發上 (像在 鑽轎底, 此姿勢不良, 戒之!), 突然站起來, 便發現眼前一片漆黑, 走了兩步便失去平衡 (應先坐或蹲下休息、穩定一下), 跌倒 ㄎㄛ 到頭 (受害者是四方形的餐桌腳), 然後布魯斯就抓著我搭小黃直奔永和耕莘急診室 (小黃沒有拒載極短程, 足感心~) orz
● 傷口是撕裂傷, 據說不深, 剃掉局部的頭髮做縫合 (我沒看到傷口、醫生也沒告訴我縫了幾針、也不知道要不要拆線← 等回診再說), 流血應該也不多, 只是沿著頭皮流下來、手上臉上衣服上都有血跡的 feel 有點恐怖 @@
● 當天急診室氣氛平靜, 沒有遇見嚴重的 case, 我在縫傷口時, A護士一直在向B護士 complain 離婚談判問題。
● 在急診室縫傷口、打破傷風 (很痛)、抽血&照X光檢查並打了三分之二瓶生理食鹽水, 共約 2.5hr, 全部費用 NT400 (掛號費)
血光之災 @ 永和耕莘 by SE Z520i● 在急診室做的血液、X光檢查結果正常, 醫生說應該是姿勢性低血壓, 加上飢餓狀態血壓較低的加乘效果 (所以不是直接餓昏的啦)。我是規律捐血者, 平常沒有低血壓的毛病, 只能說, 一切都是意外啊 ~~
● 當天會有嘔吐感 (但沒吐), 現在只剩傷口痛, 和被撞到有點秀逗 (所以那段期間的行為本人概不負責) @@ 最難捱的其實是禁咖啡因 Orz
● 因為各位有經驗人士的反推薦, 沒有買乾洗頭。solution 是三分之二面積正常洗頭, 接近傷口的三分之一用酒精 (SARS 期間剩下的) 擦拭頭皮, 兩人四手, 大概花了 30min。
● 回診兩次, 縫合一週後拆線, 恢復正常梳洗方式。
※ 以上圖片是當天在急診室用手機拍的無意義變態照 😛
雖然過程很囧, 但繳了那麼多保險費, 還是要鼓起勇氣告訴業務員這個離奇的故事 …
診斷證明結果, 我的保單中總共有三個附約做了理賠:
● 住院醫療: 門診手術定額
● 終身住院醫療: 門診手術定額
● 意外傷害醫療: 意外醫療實支實付
總理賠金額超過實支的好幾倍, 就當作精神補償吧 😛 read more


別了, 我的脂肪

布魯斯額角有一個脂肪瘤, 歷史悠久, 但一直不理它
我的則長在右肩上, 大概不到三年, 鐵齒自然不能輸人
後來布先生每每剛理過頭髮就會被問「是不是跌傷, 不然額角怎麼腫一個包」的頻率越來越高, 終於決定去看醫生, 我當然就順便…
結果皮膚科醫生收了他這個比較怵目驚心的case, 卻要我轉去整形外科, 因為這東西長在肩關節上, 「你才三十出頭, 肩膀還要用大半輩子….」
共甲架恐怖….好好好, 我去!
整形外科醫生皺著眉頭說「直徑超過五公分, 怎麼放到這麼大..」
我露出心虛的笑容, 內心OS「大 ? 外面坐著一個更大的」
拿著手術預約單和麻醉同意書, 上面寫著「切除肩部腫瘤」, 感覺好像蠻嚴重的
來到手術室前, 護士大姐招呼我卸下所有金屬物品, 換上手術服
走進去看到的景象不似電視劇裡每樣東西閃閃發亮, 但也都井然有序
護士們正在聊天, 說年輕的小護士今天去考試, 萬一都考取了要送她們一句「爽到你, 艱苦到我」
接著那位大姐發現我背上的疤, 要其他人圍過來機會教育
談笑中她指揮我側躺到手術檯上, 在我小腿上貼上電極片
手術燈啪的一下對著我亮起, 說不緊張是騙人….
上次進手術房是十幾年前, 而且進去還沒來得及緊張就昏死過去, 這回看得到手術器材、聽得到金屬撞擊, 還真輕鬆不太起來…
廣播正好傳出「島唄」, 元氣十足
醫生來了, 很雲淡風輕的說「要打麻藥了, 深呼吸….」
感覺到針剌進我的肩部, 牆上的鐘指著3:10, 心裡想… 還要等個幾分鐘才正式開工吧…
但醫生沒有進一步指示, 站我面前的護士也動都不動, 繼續聊著上星期某科把什麼昂貴器材的零件連同床單丟進洗衣房…
接著我察覺到脖子和上臂的皮膚被拉扯、有東西從肩部進到體內…哦…他們已經動手了
廣播主持人說著什麼, 吱吱咯咯笑著, 但我竟然都聽不懂……
醫生終於又下指令了, 縫合
然後感覺他在打結、貼膠帶, 我突然想到ER裡Carter用來練習縫合的豬腳
護士走開, 拿了一個小罐子回到我眼前說
「你看, 這麼大顆」
罐子裡的東西像…… 一大坨豬油
啊… 雖然捨不得, 還是得離開我….誰叫你們長錯地方…..
手術燈滅了, 旁邊的人一哄而散, 醫生埋頭填單
牆上的鐘正好3:30
——
這個手術是健保給付的
不過經阿貝提醒, 我call了保險專員
得到門診手術也可以理賠的回覆
不枉我交了這麼多年保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