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彎的地方— 脊椎側彎矯正手術

脊椎側彎,病因不明,好發在青少年期瘦高女性 (就是我本人)

大約從國中開始,老師一直提醒我肩膀兩邊不平衡,要我書包左右肩輪著背;一直到若干年後,1991 年的暑假,20 歲,背部開始劇烈抽痛。

因為我的打工地點在台大醫院附近,就近掛了骨科,看著 X 光片裡像湯匙側面的我的脊椎,直接得到醫生很平靜的一句「脊椎側彎 55 度,只能開刀了」,我帶著既震撼又茫然的心情回到學校宿舍,才湧出一連串悲傷和眼淚,難受的是可能被剝奪選擇的感覺 — 彷彿被預言且必須等待著過完全不同的、不能隨心所欲的生活。

這個結論果然也嚇到大家,家人帶著我陸續看了國泰、長庚,得到一樣的答案,也都建議我們去台大找陳博光。這才知道我隨便掛到的醫生就是權威。

手術前,醫生說成功率大約 fifty-fifty。保險 ? 沒有…. 哦,那要二十幾萬吧。

胸腰椎側彎及內固定術手術那天,早上第一檯刀,五個小時後,昏昏沈沈中只記得拍完 X 光、護士七手八腳換掉被傷口出血染紅的床單、主治醫師來要我動動腳趾說很手術成功。

實際執刀、照顧我的是總醫師魏志定。

麻醉退去後,壓著背後的傷口難以安眠,我開始自力救濟靠雙手抓著床桿翻身。比起其他做相同手術的病友們,我的高齡似乎反而增強恢復和適應力,手術後的第七天,捐血卡上蓋了八個章(用掉 2000cc),傷口 30cm,內固定支架(胸椎),長高 4cm,出院。

在沒有健保的時代,也沒有商業保險,結帳二十三萬,學保賠三萬 …. 所以長大後醫療險防護網我儘可能織得很密 orz

******

暑假開完刀、休養共一個月,然後就開學上課,無縫接軌。

大三上了一年體育特別班(看錄影帶),不會再被拖去系上各種隊,正式退出體壇(沒有這種東西)

回診時,陳醫師會看著 X 光片、對跟診的醫師們說「很漂亮吧!」(他是指我的脊椎)

******

幾年之後不需要再固定回診,除了透過各種報導,完全不曾再見過兩位醫師,漸漸也不再特別意識到這個傷。

曾有物理治療師說「你這刀開得很成功,你不說我其實看不出來」
我回答「我也覺得很成功,我自己有時候也會忘記」

治療師「55 度其實很嚴重、很危險,你知道嗎?」
我「我不知道,就傻傻地被治好了」
治療師「真幸運」
我「我是」

想起這段其實是人生大事的緣分 🙏

******

多年之後的後來,我念書、畢業、工作、結婚、游泳、hiking、各種運動…. 人生似乎沒有因此缺少什麼,但變得注意得到這些「沒有缺少」,它是我人生轉彎的地方。

婚禮上,我的禮服露出已相伴十餘年的疤痕,跟布魯斯一樣,它是我人生的伴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