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ウトロ > 知床橫斷道路 > 知床峠 > 羅臼 > 純の番屋 > 知床五湖 > プユニ岬

2007/9/26 (Wed)

早晨天空一片清朗, 早餐時山本老闆卻宣布一個殘念的消息 — 風浪太高, 觀光船沒辦法出航, 全天取消了。Orz

被天候打擊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們速速振作起來, 但對如何打發這多出來的大半天還沒什麼概念, 於是決定先到羅臼看看狀況。

雖然ウトロ相當晴朗, 橫斷道路上卻是由陰到霧、由霧到強風大雨, 到知床峠時能見度極差, 別說下車, 連打開車門都有困難 @[email protected] 車外風雨濃霧、車內收音機只剩雜音, 加上因道路防滑設計所產生的磨擦聲, 氣氛實在有點緊張… 但當高度下降, 接近羅臼時, 不僅無風無雨, 還可隱約看到陽光灑落太平洋… 感覺一整個囧…

知床峠知床横断道路過馬路來看海 @ 羅臼港邊

道の駅~知床・らうす 短暫停留, 轉往位在橫斷道路羅臼出口處的ビジターセンター(visitor center), 確認資料和天氣預報後, 決定嘗試 羅臼湖步道, 不過很快就發現這個決定有點不自量力 Orz

往羅臼湖的步道入口在橫斷公路旁, 沒有駐車場, 車必需停在離入口 3KM 的知床峠, 而問題是當我們再度來到知床峠時, 雖然雨已停霧已散, 風勢卻有增無減、凍得我們直發抖, 裝備根本不足(光一件狗鐵絲是不夠的)Orz 於是當機立斷, 再去看一次晴空下的五湖吧 !!

回到鄂霍次克海側, 見識到一年50萬觀光客是怎麼回事了 — 竟然在知床五湖門前排了長長的車陣(這張圖 說會「渋滞」的地方 都是真的 :P)。幸好等待時間並不長, 進入步道後, 人仍然不多(人潮都集中在展望台), 林間有細碎的陽光撒落是我最喜愛的狀態, 但有一好沒兩好, 今天風大, 湖面倒影還不如昨天 …

知床五湖知床五湖步道知床五湖 -- 三湖

神清氣爽的走完第二圈五湖, 中餐呢 ? 翻翻書, 就選 純の番屋(北の国から–2002遺言的重建場景)吧, 所以… 又要回到羅臼 😛
純の番屋純の番屋

雖然「北の国から」在台灣播得哩哩落落, 但在北海道很容易感受到它的威力, 在取景地(富良野為主, 羅臼有插到花), 更是圖片、音樂、人物關係圖隨處可見, 像被催眠般, 一不小心就會哼出那段 催淚的旋律 O_O

吃完中餐正要告辭, 純の番屋的阿桑突然追出來問我們是不是新聞上的台灣人, 並要我們小心開車… 聽得我們完全沒頭緒; 晚上看了新聞才知道當地電視台(忘了哪一台)在新千歲機場採訪了長榮帶來的所謂「第一批在北海道開車的台灣人」, 阿桑們該不會以為他們取了車立刻飊到羅臼來吧 😛

在橫斷道路羅臼出口旁, 還有一個有名的 熊の湯(無料、男女分開的露天池), 旁邊即是羅臼温泉園地遊步道入口, 鋪設雖然完整, 但沒有明確的路徑和標示, 不知道終點在哪裡、要走多遠, 我們和一對日本人狐疑地走了大約 40min 即決定折返, 回ウトロ看夕陽~

是的, 我們兩個阿三今天總共橫斷了知床半島…. 四次 XD

時間大約下午四點半, プユニ岬附近已停了一排車, 都在這裡等夕陽。在プユニ岬可以俯瞰整個暮色中的ウトロ港, 的確不負夕照名所的盛名, 不過在整個海面都逐漸染成金黃時, 我們轉戰ウトロ港邊(同樣已經聚集了一群人), 在浪濤聲中目送太陽沈入海平面…

view ウトロ from プユニ岬ウトロ夕陽 from プユニ岬ウトロ夕陽 from ウトロ港邊

いるかホテル我們住的旅館有一個露天風呂, 緊臨海岸(有塊大石做為天然屏障), 天氣穩定的情況下泡起來很享受, 唯一的缺點是沖洗的地方也在戶外, 天冷時恐怕會吱吱叫 =.=

第二天的晚餐 主角換成毛蟹, 這個改變引來鄰桌已經喝到半醉、打開話匣子的阿伯跟老闆番, 回應很簡單, 你明天再來住啊 😛


以下是這兩天在知床走過的地點:

View Larger Map

2007-09~10:秋之北海道租車遊:

  • 影像筆記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