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urmur

看了 浅田家! 後想來翻翻老相片,結果原生家庭的全家福只找到這一張,場景應該是在老北公司辦的烤肉活動,全員狼狽中…

緣淺的一家人。

我想這張老北與他的弟弟、妹妹笑得你背脊發涼的照片,是最接近淺田家的一張,就命名它為黑道家族好了(X

祝在天上的迷你裙阿母母親節快樂 💐

手術之後幾乎都沒有做過有氧運動…

睽違四個月後第一次划船,所有荒廢都化成喘息聲 💦

游泳變成北部人的小確幸 🏊🏻‍♂️

1134、1136 兩例的足跡帶來一種迫近感…

晚間有人在各社群貼出案 1134~36 (像是疫調的)鉅細糜遺的資料,連家裡寵物的品種都有,個資過度曝露了,雖然後來刪文,但已經有群組傳開了,這必須處理了吧?

會議中,同一群噁中年 對某不在場男同事的身材品頭論足,並說要求他衣著必須小一號、到班時要透過社內群組通報 … 云云。

沒有分寸的人對男對女都一樣不懂禮節和分寸,而且自以為風趣幽默,修養真的跟年齡毫無關係。


最近對性別刻板印象的事很不耐煩,即使無力改變市場,就從自己的格調改善起不好嗎。

跟疫情一樣籠罩著我們一年多、跟疫情一樣莫名其妙的事沒有跟疫情一樣逐漸緩解…

明知道的事,直接聽到還是滿噗嗤的,問題就是「立場」,無論是對同事部屬還是國難。

我:看不懂這是什麼策略還是只求一個爽?
吾友:一個爽。

好,我想也是,簡單到令人心寒。

忍不住會想,每個職場、每個人身邊應該都有 …

有漏洞不鑽、有便宜不佔是對不起自己
違規只要沒被抓到就不算違規
出了問題先裝死,逃不掉就說謊推卸責任

這樣的人,一般只是敬而遠之,但一旦他們闖的禍放大 n 倍,就是另一個 李義祥


很久之前看《來自北國》的時候,覺得花蓮(我熟悉的舊市區一帶)就像富良野,沒有秘密,雖然李義祥的家人沒有在媒體上曝光,但我忍不住想,如果他有小孩在學,大概開始被霸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