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 2017-10-14

看完安寧之鄉(やすらぎの郷)。

倉本聰筆下,所謂永遠的情人/天使/繆斯都是天真單純、涉世未深、必須被保護、美麗而空洞的形象,讓我想起歌人西行形容藤原璋子的「空っぽ」。

這是再多才華見識都跨不過的世代障礙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