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 2018-02-13

同學傳來上週的這則 國盛六街女師獲救「天亮要去學校」 花蓮強震已2死214傷 新聞畫面,這位葉老師的臉孔又從記憶中清晰浮現。

這位葉老師教生物,一向帶男生升學班,對體能、成績、紀律都超級嚴格,每天全班跑操場,時不時前有學生在教室前青蛙跳,她本人也一直維持很精悍的體型。算是當年(公平地?身體健康地?)體罰界的佼佼者。

印象中我跟她應該沒有任何交集,但一張照片卻能喚起我對她如此清晰的記憶。

不知道當年被嚴師操練(折磨?)過的人們又是如何記得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