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 2018-10-23

布爸經過兩次中風,今年五月情況惡化,來回 ICU、呼吸照護病房好幾次,此後沒有機會出院,器官和認知都逐漸衰竭,即使簽過 DNR,還是避免不了仰賴機器維生的情況、身體和靈魂一起漸漸枯槁。

十月以來狀況好好壞壞,跟股市一樣幾度大跌小漲,專業布妹判斷來日無多,昨天傳訊息說儘快回來見,當作最後一面。

今天上午一切平穩,下午再去,布爸突然激動起來,喃喃地好像想表達什麼,沒有焦距的眼似乎要泛出淚,大家猜他是不是哪裡痛,找不到原因又逐漸平息 …

大概半個小時後,我們在高鐵月台上,車剛進站、車門已開,電話響起,布爸走了 …

真的是最後一面。有些事真的不得不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