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捷運

捷運上,二、三歲小孩坐在推車裡,面朝媽媽,一直番,媽媽一開始還講道理安撫,後來小孩開始亂踢亂叫,媽媽做了一個很不可思議的舉動 — 把推車轉一個方向(她就不會被踢到),但是,變成可能踢到我 …

我不敢置信地盯著這位媽媽,她也看著我,我們對視了大概二、三秒,她才把推車轉回去 …

我當時只是太驚訝、不敢相信這是她的 solution,沒有多想什麼,布魯斯說她可能從我的眼神讀到「如果你的孩子踢到我,我不保證會發生什麼事」

會怕就好 😂

經此一疫,相信大家的核心肌群都會越來越強 💪

上個月底日本媒體出了一篇 新型コロナ“神対応”連発で支持率爆上げの台湾 IQ180の38歳天才大臣の対策に世界が注目,「#IQ180の38歳天才大臣の対策」這個 hashtag 還上了 twitter trends,餘波盪漾了快一週還沒停。

我個人覺得要報導台日的防疫措施對照是很好,但太過強調「IQ」和「天才」根本搞錯重點了吧,聰明當然好,但政策是現實感、洞見力和團隊合作,更何況台灣也有例子告訴你迷信 IQ 有多可笑哦 😉

七、八個背包,只有深藍帽 T 一個人前背。再潮再貴的包,都在表現主人的自私 👎

有許多人不明白為什麼北捷要宣導背包改手提或前背,覺得背包又不會因此變小、自己很累提不動不想配合等等,不明白或認為背包族權益受損的人,或許從來沒有想過、在乎過自己背後的背包有多大、是不是妨礙過別人吧?

我個人以為在人多的地方背包改前背或手提,不是要讓它變小或不給它空間,反而是要你「看著它」,確認它到底有多大多厚、需要多少空間和旋轉半徑,最重要的是,確定它有沒有 / 會不會撞到人、侵犯別人的空間。

我在捷運上被又厚又重的背包撞、擠不知多少次,坐著都有背包塞到鼻尖來,我已經對這些目中無人的背包族失去耐心了,只要侵犯到我,我會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