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oops

昨晚用牙線時把等著下週三裝嵌體的臨時補綴材料弄掉了 😱 但奇蹟似地(?)又是完全不會痛(但後臼齒空著一個洞感覺很驚悚、不敢吃東西)

今天一早飛奔去診所由牙助幫我回填。(狀態顯為為了金豬會的決斷力 😁

天氣轉涼,魚多到放不下。

今天買小卷 200、鯖魚x2、帕頭仔x4、目孔x2,台幣七百有找。

老闆娘:「現在自己煮比較划算啦」

這尾白鯧約 NT300,但我沒買。

終於等到金豬會開喝 プラムトニック梅申 🥃

牙齒大整修還在繼續中,第一次出現咀嚼時激痛但咀嚼以外都不會痛的情況,原本接近收尾的情節出現變數 …

這兩年多沒出國累積的休假和金錢都貢獻給牙醫了 😭

今天要為右上最後側的大臼齒牙套印模,在牙醫師的手套緊貼著我的臉頰的十分鐘裡,我彷彿感受到過敏反應被喚醒、蕁麻疹逐漸長大的過程 …

然後醫師說「保險起見,我們再印一次哦」

回到家先來顆抗組織胺。 

牙科之旅還在持續中,決定把 n 年前至今所有銀粉填補的部分都打開檢查 & 重新補綴、做嵌體或根管 + 牙套。

至於治療計畫/材料,我都是問醫生「如果是你自己或家人,你會選哪一種」我就選那種(莫名的信任),所以帳單金額正突破六位數了 …

問題都是時間累積出來的,時間的確就是金錢。

蠻久之前看過一部關於(中/重度)自閉症患者和家人的紀錄片,那並不是一個弱勢家庭,但父母老了病了,患者幾乎無溝通能力、不時有暴力問題 … 印象中就是好多好多的苦和無解難題。

後來我好像就潛意識裡抗拒好醫生好律師這類有誤導疑慮的戲。

Ref: 自閉症成為天才律師合理嗎?

吃了抗組織胺才出發看牙,手套接觸時還是會有輕微灼熱感,等麻藥退、吃點東西後再來一顆,後來還是有一點紅腫反應,沒事以上豬頭未滿的狀態。

牙醫說有人很抗拒拍 X 光(所以每次都要取得同意),但牙科拍 200 張(我問題這麼多也才拍了 10 張)的幅射量才約等於一次胸部 X 光(奇怪的知識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