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WTF

早上站在捷運車廂裡看書, 大概有點入神, 有個看不出年紀的男性, 突然衝到我面前, 捱得很近, 大約就只有一本書的距離, 聞得到一股異味… 他咕噥說了句什麼, 沒聽清楚, 只記得我猛得跳開 (忘了有沒有叫出聲), 他迅速又靠近下一個、下下一個女生…

大家七嘴八舌說他身上帶著吸食強力膠的道具、說他是在向人要錢 (但並沒有伸手, 也不停留), 應該要趕快通知駕駛… 於是, 我生平第一次按下緊急通話鈕。

處理的站務員到達時, 怪叔叔已經下車了, 他還是詳細詢問了過程、特徵, 然後謝謝大家。

其實事後想像, 如果他有攻擊行為 …

今天的怪人運很強。

我到 hair salon 通常會帶本書, 避免不知所云的話題, 不過今天遇到一個白目 — 從一句「你都帶書來看哦」開始, 他一直不停跟我扯些天馬行空的話題, 而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書上, 覺得我反應不夠熱烈時, 還用指頭戳我 …

這痞子問我, 「你有叛逆期嗎 ?」

看不出來拎祖媽年紀一大把嗎 ? 我哪記得什麼叛逆期啊 !!!!

講到 捷運上惡形惡狀的學生 , 我見過最誇張的在下班時間往永寧方向的板南線:

五、六個學生 (學校在信義、松山方向) 在門口內側圍坐成圈, 原本是高聲喧嘩, 隨著車廂內的人越來越多, 談笑聲停了, 取而代之的是種自以為酷的堅持 — 不管人多擠、不管旁邊站的小孩孕婦是不是因此沒辦法扶穩, 在眾人注視 (但沒人開口) 下, 就是堅持要坐在地上、圈圈就是不縮小; 也許有人動搖了, 想裝古惑的少年挑釁地冒出一句「想站起來的站啊」…

直到我下車, 他們都還坐在地上… 之後的二、三天, 我不停想起當時的情景、覺得自己實在是個俗仔!

拿到前兩天做的體檢報告, 一切正常 (表示我之前生活還不算太糜爛 :P ) 只缺 A 肝抗體, 到底需不需要自費打疫苗呢 ?!

下午搭台鐵從台中到台北, 我悟出了一個道理: 高鐵與台鐵的價差, 其實就等於是「指定席費」。

多付那些錢, 就不會有座位卻擠不過去、不會有人拿著小板凳坐在你的腳邊、不會有人硬要把屁股擱在你的扶手上、不會有人跨著你的腿站與你面對面玩手機鈴聲、不會有人把啤酒肚挺在你面前喝飲料還滴到你身上…

怪我悟性太差、悟得太晚, 下次我願意付錢搭真正的指定席。

太平久了就會出點事 —
irene’s cuisine map 的圖片沒有加浮水印, 是希望畫面少一點干擾, 不表示 盜圖者 可以隨心所欲, 請有心人自重!!

to 這位公主, 我不同意把圖片送或借給你, 不同意你以任何形式引用, 請立即取下!

PS1.過了火冒三丈的幾個小時, 對方已道歉並把圖取下, over!
PS2.可以加的機關我都會乖乖加上。
PS3.感謝通知我的不具名網友~

乾冷天氣雖然是我的最愛, 但今天乾到流鼻血好像就稍微超過了一點…

一大群比平常人美麗三倍的時尚圈人士使用後, 廁所裡外又濕又髒又臭也是平常的三倍, 完美詮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