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WTF

儘量只看公視新聞後氣到腦充血的機率原本已降低很多, 但這次一些 18分考生 的報導又害我造口業..

訪問他的家人、要五歲小孩填答案卡… 他的分數是很差, 但你們憑什麼可以這樣理直氣壯的公開羞辱他 ? 誰洩露他的資料 ? 誰讓記者去採訪、刊/播出 ? 你們這些人有什麼資格談教育 ? 就算是考滿分的學生, 如果做出這些事, 也不過是個人渣!!!

這些爛貨講到教改都振振有辭, 結果還不是在追逐榜首、明星學校, 也不忘羞辱分數落後的學生… 改個屁啊!! 氣!!

一個一大早睫毛膏就已經糊成黑眼圈的濃粧女人, 拿著一份報紙, 站在 7-11 門口看著收銀台前的隊伍, 然後在我快抵達終點時, 走過來兇巴巴的對我說「是我先來的」…

我知道你先來, 也知道你蠢到連別人在排隊都看不出來, 如果你態度好一點, 我也許會可憐你蠢而讓你先結, 但你不只蠢還敢跟我靠夭, 我只好奉送你一句「你連怎麼排隊都不會嗎 ?」(不是 OS, 我真的說了 :P ), 她沒有回答我, 而是等我結完帳, 插隊! (後面是一個無辜小朋友)

結論, 瘋狗化了粧還是瘋狗。

在 COSTCO 買的胚芽米粥調理包, 用昆布高湯、摻天然海鹽, 口味清淡, 缺點是份量少, 一次煮兩包, 外加大把肉鬆, 才夠我五分飽…

發芽玄米粥

有人到了國外, 稱讚人家景色美、環境好、有人文氣息, 台灣又髒又醜又不如人家富有; 但一回到台灣, 腦袋又會自動切換成「不 (亂) 拆/砍/挖/蓋… 經濟就不能發展」、「好山好水又不能當飯吃」模式…

有人到了國外, 羨慕人家交通秩序佳、法規嚴、態度好, 台灣駕照見不得人; 但一回到台灣上路, 亂停亂超不禮讓行人, 違規被抓還敢靠夭說擾民死要錢…

糟糕的就是這種爛貨色還不少 !

公司揪團在 4/18 訂了 星野銅鑼燒, 今天終於到貨了…

早上站在捷運車廂裡看書, 大概有點入神, 有個看不出年紀的男性, 突然衝到我面前, 捱得很近, 大約就只有一本書的距離, 聞得到一股異味… 他咕噥說了句什麼, 沒聽清楚, 只記得我猛得跳開 (忘了有沒有叫出聲), 他迅速又靠近下一個、下下一個女生…

大家七嘴八舌說他身上帶著吸食強力膠的道具、說他是在向人要錢 (但並沒有伸手, 也不停留), 應該要趕快通知駕駛… 於是, 我生平第一次按下緊急通話鈕。

處理的站務員到達時, 怪叔叔已經下車了, 他還是詳細詢問了過程、特徵, 然後謝謝大家。

其實事後想像, 如果他有攻擊行為 …

今天的怪人運很強。

我到 hair salon 通常會帶本書, 避免不知所云的話題, 不過今天遇到一個白目 — 從一句「你都帶書來看哦」開始, 他一直不停跟我扯些天馬行空的話題, 而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書上, 覺得我反應不夠熱烈時, 還用指頭戳我 …

這痞子問我, 「你有叛逆期嗎 ?」

看不出來拎祖媽年紀一大把嗎 ? 我哪記得什麼叛逆期啊 !!!!

講到 捷運上惡形惡狀的學生 , 我見過最誇張的在下班時間往永寧方向的板南線:

五、六個學生 (學校在信義、松山方向) 在門口內側圍坐成圈, 原本是高聲喧嘩, 隨著車廂內的人越來越多, 談笑聲停了, 取而代之的是種自以為酷的堅持 — 不管人多擠、不管旁邊站的小孩孕婦是不是因此沒辦法扶穩, 在眾人注視 (但沒人開口) 下, 就是堅持要坐在地上、圈圈就是不縮小; 也許有人動搖了, 想裝古惑的少年挑釁地冒出一句「想站起來的站啊」…

直到我下車, 他們都還坐在地上… 之後的二、三天, 我不停想起當時的情景、覺得自己實在是個俗仔!

拿到前兩天做的體檢報告, 一切正常 (表示我之前生活還不算太糜爛 :P ) 只缺 A 肝抗體, 到底需不需要自費打疫苗呢 ?!

下午搭台鐵從台中到台北, 我悟出了一個道理: 高鐵與台鐵的價差, 其實就等於是「指定席費」。

多付那些錢, 就不會有座位卻擠不過去、不會有人拿著小板凳坐在你的腳邊、不會有人硬要把屁股擱在你的扶手上、不會有人跨著你的腿站與你面對面玩手機鈴聲、不會有人把啤酒肚挺在你面前喝飲料還滴到你身上…

怪我悟性太差、悟得太晚, 下次我願意付錢搭真正的指定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