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ll about us


第一次賣屋就失手

母親過世小寶 一直是借給一位家人舊識,今年母親去世滿三年了,開始有處理掉現有資產,換間新一點的房子的想法,於是由 小寶 開始著手。
與房客連絡時,他表達強烈的承購意願,因為他說「我真的很喜歡這間房子」,我個人也很不願意一再對陌生人講述這間房子的故事,加上不透過仲介可節省的交易成本,就開始了這段….. 人生歷鍊 (¬_¬)

  • 6/3 簽房屋買賣及 不動產買賣價金信託 合約
  • 6/9 第一期款入帳;原貸款銀行A查出與買方有一段惡緣,告知調降成數
  • 6/12 貸款銀行 B 重新看屋鑑價,過關。
  • 6/20 銀行 B 拉聯徵發現買方名下在銀行 C 有不動產貸款餘額三十萬,卡到二房貸款限制(小寶位在管制區)。
  • 7/7 買方完成清償 C 行貸款並辦好塗銷。
  • 7/16 銀行 B 重拉聯徵,發現在還掉前一筆貸款後,買方名下又(由親人)新過戶了另一筆附貸款的不動產又卡到二房限制,如果立即出售則會有奢侈稅問題(← 雖然買方很兩光,但他這種人會被視為奢侈、炒房其實還蠻囧的),此題無解,貸款成數再度被降。
    對於此毫無常識的做法,全員崩潰,銀行問代書「他在搞什麼、到底還要不要買?」
  • 8/1 收到買方連絡,(因為貸款成數降低)希望把二期款付款日再延二個月
  • 8/4 買方表示要賣農地籌款(我開始睡不著)
  • 8/9 完稅。
  • 8/10~ 買方經常處於去電沒接、已讀不回狀態(信任感開始崩解…)
    慶幸當初辦了價金信託,至少在與買方周旋過程中,多扯進了一個無法唬哢、忽視的第三者。
  • 8/12 確定簽定協議(付款及解約條件),為了配合買方時間,約在二週之後。
    代書娓婉地勸買方,如果資金真的有困難,不妨解約放棄,我不會要求賠償,只是希望計畫能往前走,結果得到的回應是「我真的很喜歡這間房子」。
    當天,我在手帳上寫著「世間事還是得用世間法處理,而且最好找一個世間人
  • 8/25 簽完協議,白紙黑字約定付款 checkpoints 及解約條件
    至今的種種拖延都是因為買方的信用及資金問題,但本日簽定協約時,他問我「如果這間(小寶)不能成交,你現在住的房子(大寶)可不可以賣我?」,確定這個人根本沒有常識及現實感、確定我只想趕快甩開這個神經病
  • 9/12 收到買方及其親友遊說,又想再延後交付第二期款… 二個月
    我真的很喜歡這間房子這句話徹底按到我的暴怒 button,與代書商量後,決定如果未依協議付款,即寄出通知解約的存證信函。
  • 9/18 第二期款入帳。
    所以人生中的第一封存證信函並沒有寄出去(好像光是想寄它就有效似的 XD)
  • 9/26 銀行 B 需要買方更新財務資料,買方稱資料都在花蓮,需要再延幾天…光是交付文件也是拖延中。
    雖然 買方籌自備款時好像很勉強,但現在有大筆現金押在信託帳戶裡,卻又表現得比任何人都還不要緊,非常奇妙
  • 10/1 文件齊全了,買方又稱人在花蓮住院,10/20 才能北上對保
    代書說此案堪稱他執業十餘年來最無言客戶第一名
    聽到某人要住院半個月,一般教養的人應該都會問候、關心一下,如果三個不同立場的人都下意識地跳過這個程序,代表他們老是被你用三流藉口唬哢覺得很煩很受傷、代表你為人的信用已經破產、代表他們受夠了
  • 10/17 買方稱因為太虛弱,無法如期北上,希望再延期。(還是完全沒人問他到底生什麼病)
    銀行 B 進行差旅申請,打算親征花蓮(因為花蓮分行的房貸業務還未上線)。
  • 10/20 銀行 B 直接殺到花蓮,對保完成。
  • 10/27 過戶案件完成。
  • 10/29 撥款。
    向銀行確認貸款已經清償後,如果不是代書提醒,我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其實還沒拿到錢(價金還沒匯進信託帳戶),只因為不會再被(買方)衝康就覺得已經大功告成(這算心理創傷嗎 @_@)
  • 11/3 清償後剩餘的價金匯入信託帳戶。
    距離簽約正好五個月整,銀行的簡訊通知開心到結巴,我也幾乎要喜極而泣了…

雖然發生了種種莫名其妙的狀況、雖然對買方的信賴已經完全破滅,我沒有向他收取任何形式的懲罰或賠償,理智和情感上我還是想圓滿完成這次交易,但實際上支持我能走到這一步的,是冷靜地幫我分析法規、擬定方案、安排時程步驟的代書,非常感謝他 read more


購屋戰記

最近房市問題、痛苦指數吵得兇, 看著越來越瘋狂的數字, 我承認心裡的確慶幸自己已經是個旁觀者。
看屋、買屋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 當時沒寫過任何紀錄, 趁完全忘光 (部分細節已失憶) 前, memo 一下~

◆ 小寶

背景:1997 上半年, 台北捷運中和線施工中, 永和路~中正橋交通暗無天日。銀行一年定存利率約 6%。 基本資料:近 20 年 RC 4/5 樓公寓, 室內20坪, 距離(施工中的)捷運頂溪站徒步5min。 仲介:無。

從大學時期起, 我的活動空間一直集中在木柵、公館一帶, 只是開始工作後租屋運很弱, 經常處在找房子、搬家狀態, 就在安定需求越來越強烈時, 住永和的表姊在買菜路上看到某間公寓窗口掛出「自售」看板, 於是我憑著一股憨膽踏進戰場…
屋主是設計師, 約二年前依照2大1小的自住需求重新裝修過, 雖然求售期間一家人還住在裡面, 生活感很強(就是很亂), 我還是一見鍾情 ♥_♥
交涉方式是面對面互砍, 幸好雙方都沒有烙什麼大咖, 但也因為缺乏會插科打諢的中間人, 幾度氣氛尷尬, 最後一次交手, 記得那天我白天出差到台南晚上趕回台北赴約, 但已經快累癱了, 沒有餘力應付這種場合, 任性地直接在計算機上按出我的底線, 請對方考慮, 然後就告退回家睡覺…
隔天, 屋主同意以計算機上的數字成交。 read more


黑白的音樂回憶

看完交響情人夢(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最後一集のだめ的爸爸提到她曾經不愉快的學習經驗,讓我想起在我的童年裡,音樂也代表著「不快樂」。

國小四~六年級,我都待在所謂的音樂(合唱)班,但對選拔的過程卻完全沒印象。雖然學琴,但跟唱歌應該是兩回事,好像也沒做過什麼測試,糊裡糊塗就被編進這個班。同班同學們除了學業成績不錯,家長來頭更佳 (有權、有錢、有名、有關係…),是合唱班,也是所謂的人情班、子弟班,而少數的 nobody 如我 (背景已經差人一截,又一付不世故、不討人喜歡的矬樣),便常會覺得掉進自己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改變、掌握的泥沼… read more


一個花蓮人碎碎念

看到 我討厭台北的十大原因, 雖然我不是台中人(布魯斯是, 但他竟然不會講台中腔國語, 倒是會講法國腔的台語), 雖然已經移民台北快二十年, 但我懂那種又好氣又好笑的鬱悶…
換我這個花蓮人來無病呻吟一下台北經驗。
***************
十八歲那年, 我拎著一卡皮箱來到台北, 在學校總是不斷地有人問我是不是原住民, 後面還要加一句「花蓮不是都是山地人嗎 ? 」; 我不知道他們是真的無知, 還是以表現得很無知為榮, 反正我解釋自己的祖先來歷和花蓮人口結構大概有八百次,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原住民為什麼對他們那麼重要。
對對對, 花蓮都是原始部落, 下次到花蓮時, 記得在午時三刻穿紅衣戴紅帽, 我們會出草來取你的項上人頭, 這樣高興了嗎 ?
***************
當年還有一個 FAQ, 「你高中是不是全校第一名畢業 ? 」, 我不是, 我連全班前五名都排不上, 更遑論全校, 怎樣 ? 沒想到我這種咖也能跟你平起平坐嗎 ? 歹勢, 接受事實吧 !!
那些優秀的明星高中之間錄取分數可能相差不到二十分, 而我進花蓮女中那年, 榜首的分數跟錄取標準大概差了二百分, 但我們跟你還是考進了同樣的學校科系, 所以, 認命吧 !!
***************
花蓮人不等於慈濟會員, 不是每個人的媽媽都梳包頭穿旗袍, 不是每個人都會來跟你募款。
花蓮人不以麻糬為主食, 就像台中人不是照三餐吃太陽餅一樣。
***************
我發現我到台北這十幾年, 走路速度大概加快了一倍, 再回到花蓮, 發現自己調不回去了, 正港花蓮人看一眼就會判定我是外地人…
鄉親, 你們誤會我了,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Orz…
***************
花蓮人口少, 很容易牽拖到彼此的 connection, 從國小一路同學到高中畢業太平常, 交情從幼稚園開始的朋友可能也不缺, (這些人會記得你外表、性格和綽號的演化史, 這點實在很糟), 這個情報網不算密, 但該流傳的訊息一樣都不會漏, 而且很容易就從隔壁老王的三表姊的二堂哥的女朋友傳回你家…
電視名嘴、社運健將、一線男星、某腦殘記者、前 N 屆大學先生… 我都不熟 😛
***************
國小的時候到台北參加全國合唱比賽, 老師說, 評審覺得我們有「花蓮音」, 所以我們要比別人好很多才有可能贏。我一直記得這句話, 但跟台中腔不同, 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什麼是「花蓮音」, 不要跟我說就是像阿妹那樣 (如果是, 應該直接宣布我們是冠軍), 她是台東人。
不過講到縣歌, 一定要來嗆秋一下, 雖然別人的縣歌沒聽過幾首, 一時也找不到花蓮縣歌的完整歌詞和影音檔, 但先來聽聽同樣出自 郭子究老師 之手、地位等同於副縣歌的 — 回憶, 怎麼樣, 級數有差吧 ?!
read more